未滿18歲者請勿觀看以下內容~
如有作者反對貴文章於此請留言,我看到後會盡速移除~

如有看到好的文章歡迎以留言方式提供給我~若我也喜歡就會轉貼於此~

2007年9月29日 星期六

[轉貼]我和我妹妹雯雯 51-55

作者:20Xela

我和我妹妹雯雯 1-5
我和我妹妹雯雯 6-10
我和我妹妹雯雯 11-15
我和我妹妹雯雯 16-20
我和我妹妹雯雯 21-25
我和我妹妹雯雯 26-30
我和我妹妹雯雯 31-35
我和我妹妹雯雯 36-40
我和我妹妹雯雯 41-45
我和我妹妹雯雯 46-50
我和我妹妹雯雯 51-55
我和我妹妹雯雯 56-60
我和我妹妹雯雯 61-65
我和我妹妹雯雯 66-70
我和我妹妹雯雯 71-76


51.
當時看著雯雯跟那兩個朋友出門,我內心深處真的千頭萬緒。

  看著離去的背影,我有種感覺,彷彿她將永遠離開身邊,到我永遠無法接

近的地方……

  我一個人出門為自己買午餐,抬頭看著清澈藍天,看著陽光照耀一如過往

無數日子,我憶起雯雯出生成長的每一天,我們是那麼親密,直至那年夏天,

兩個小孩玩著大人的遊戲,並希望能探索更多……

  縱使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昨日幻影,我更明白它將永遠跟著我,烙印在我心

頭。我們不只是兄妹,更是朋友,好朋友,超越一切的戀人,可以談心事,可

以依靠,心中永遠有對方身影存在。

  我無法遺忘每一次,緊抱她的幸福感。

  她柔軟身軀,芳香中飄散的所有迷惑。

  我只想永遠抱她在懷裡,陪伴她,保護她……

  我永遠無法遺忘每一晚,雯雯面對我的嬌羞臉龐。她羞澀笑容中,潛藏的

悲傷。

  我不願意看見她的難過,但我知道它將永遠伴隨我們……

  當我難過時,她總是溫柔陪伴我,給我堅持與勇氣,讓我了解神秘的愛與

力量。

  當星光開始閃耀,月亮伸起,她躺在我身邊就像茱麗葉。

  她的身體是那麼美麗,就像純潔天使,沐浴在聖潔月光中。

  隨著我們的身軀不再有遮掩,許多夜晚我們探索對方,每個人總是會說這

是兄妹永不被原諒的禁忌遊戲……

  每段王子與公主的故事都有一個結束,或許這就是我們唯一的結局。

  不被原諒與諒解……

  約下午四點我接到電話,是雯雯打來的,她只是平靜告訴我:要我到西門

町接她……

  當我到達,她是孤獨一個人,雪楓和婉茹都不見蹤影。雯雯沒說什麼,我

也沒說什麼,她只是靜靜坐到我後面,讓我載著她駛向回家的歸途。

  順著堤防的環河道路走,一路上都沒有其他車,就如同我們的人生路,注

定孤獨。

  雯雯她緊抱著我,躺靠在我背上,她靜靜哭了,像個小孩一樣。

  我能知道發生什麼事,一定是雪楓一直跟她說兄妹戀是錯的,甚至可能威

脅雯雯說要告訴其他同學,還要婉茹以後都不要再理雯雯,所以她才會如此孤

獨。

  我依然無法對雯雯說什麼,我也不會恨雪楓她們,因為我很清楚,這是我

們必須面對的罪,與永恆的罰。

  回到家樓下,雯雯擦乾眼淚,當我停車時她靜靜打開樓梯大門走上階梯,

只留下未緊閉的門縫給我。

  階階踏著,跟隨她曾經的腳步,走進家門,關上外界的聯繫,我走向她,

緊抱著她,不願鬆手。

  我輕撫她的秀髮,痛苦的說:「雯雯……不要哭,哥也會很難過的……」

  但是沒有用,她的眼淚再度無言滴落在我懷裡。

  她的痛苦,她的孤獨,她的傷悲,她的失去,都刺痛著我的心……

  或許她的無言,就是欲言的全部。

  陪伴對方的疑慮,彼此結合的擔憂,分離後的思念,都折磨著彼此……

  或許這持續的痛苦,永遠沒有結束。

  我們本來就不應該是兄妹,或許痛苦,或許會在生命中失去彼此,卻不會

給彼此帶來這許多痛苦……

  「……雯雯。」

  那天的事,再沒有什麼好說……

  充滿悲哀淚滴的一天……

  那天之後,雯雯也放寒假。但她跟我不一樣,因為沒有打工,雪楓和婉茹

這唯一的兩位朋友也不再理她,更沒有其他好朋友,所以雯雯幾乎整天默不作

聲待在家裡。

  再幾天就要過年,父母也是隔天就會回台灣,所以我就約她到年貨大街,

買些過年必備的糖果之類物品,也想讓她散散心。我知道她的心情或許無法一

時調適,但至少可以讓她暫時遺忘過去的事。

  那一天,如同要將前幾天發生的傷心事遺忘,她東買西買,還真買不少。

雖然有摩托車可以載,但我還是得用雙手提。家住五樓,又沒電梯,回到家,

我真搬的滿身大汗。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總算看見她鬆懈時,美麗臉頰上

的淡淡笑容。





52.
或許是因為父母就要回台灣,又遇到被雯雯同學發現的事而心煩,那幾天

我一直夢見過去的遙遠回憶。

  父母對我跟雯雯來說,一直是陌生的。父親不喜歡小孩,很小的時候我就

知道這一點,就算我們是他的孩子也一樣。

  父親總是冰冷冷看著我和雯雯,不曾給予我們過多的關心,只是將我們完

全交給母親照顧。除非他真的心情很好,才會理我們,或是找我和雯雯玩騎馬

遊戲。但對小時候的我和雯雯來說,父親是那麼高大強壯,像座高山一樣,並

且很嚴肅,不愛跟我們說話,就算他不喜歡我跟雯雯,我們還是一樣信賴他。

  有一次,父親似乎是到外地做生意好幾天才回家,回家就倒頭大睡。直到

隔天一早,父親依然睡覺中,母親就要我和雯雯叫醒他,請他出來跟我們吃早

飯。因為小孩子總是比較調皮,天真的我和雯雯走進父母的房間,剛開始不論

怎麼叫他,父親都沒有理我們,後來雯雯和我就調皮的來到床尾搔他腳底,想

讓父親因為覺得癢而醒來。

  但忽然間,毫無預警,父親大力又憤怒的將腳朝我們踢來,讓雯雯和我大

力撞到身後牆壁上……

  還是小孩的我們,怎承受的了他的攻擊?當時的痛苦與害怕,不只在夢中

重現,更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中,成為我人生一個永遠的陰影。

  父親他沒有起身看我們,也沒有任何關心,只是當沒事一樣繼續睡。

  雯雯完全嚇到,她半聲不敢吭,不敢喊痛,只是從地上爬起來後,害怕的

牽著我的手,躲到我身後。

  就是這一刻開始,我心中不再有父親的存在,我知道只有自己才能照顧自

己,也只有自己才能保護雯雯……

  母親則是整天只計較錢,想辦法要跟父親一起賺更多的錢,不然就是跟朋

友或親戚參加進香團,偶爾才會將注意力集中在我跟雯雯身上。所以幾年前她

才會敢將未成年的我跟雯雯兩人單獨留在家裡,跟父親跑到東南亞開工廠。

  他們其實可以不必回來,好幾篇以前我就說過,就算父母他們回台灣,對

我來而言也只不過是空蕩的家裡多了兩個人,我不認為會有多大變化。

  也就是這樣的情形,才會讓我與雯雯如此深的彼此依靠,無法忍受對方離

開不在身邊。對彼此來說,對方才是真正可依靠的親人,再失去就真的會一無

所有……

  已近半個月,不論是自慰或愛愛,我沒有過任何一次慾望的發洩。

  就在帶雯雯去採購年貨那天,父母將回台灣前一晚,雖然跟雯雯已經有過

好幾次夫妻關係,我還是偷偷關上房門,將喇叭關掉,坐在電腦前看跟朋友借

的片子。

  因為那天之後,我不願意再傷害雯雯,所以我只是一個人看著片子,並且

拉下褲子開始自慰。

  好長一段時間,近半年來都有雯雯幫我自慰,或是更進一步的愛愛,所以

當時我是真的很不習慣。一個人自慰,跟有一個心愛的人陪伴,兩種感覺差非

常多。

  我看著片子內的男女優在愛愛,想著這就是我跟雯雯也作過的事,不禁有

股異樣感,但我還是將自己的心代入片子,想著雯雯……

  就在快感激烈累積,即將步入射精階段的時候,忽然我的房門被轉開,並

且雯雯說話:「哥?」

  我慌忙關掉電腦的媒體播放程式,然後拉起褲子要穿。但時間真的不夠,

雯雯已經走進房間內,我才剛要拉長褲來穿而已。

  雯雯她看著下半身只穿內褲的我,而且還陰莖勃起撐開內褲,她並沒有說

什麼,但一定知道我剛剛在自慰。

  至於我,反正被她看見了也沒辦法,只是低下頭慢慢將褲子拉起來穿好。

然後她只是跟我說:「浴室的電燈壞了,哥來換一下。」就轉身離開房間。

  我穿好褲子後,有點尷尬的到陽台拿鐵梯,接著走到浴室。

  雯雯她已在浴室外拿要換的新燈泡等我,我則是尷尬的跟她互看一下,就

拿著鐵梯進浴室,並且開始更換。

  換好電燈後,確定一切正常,我就拿著鐵梯越過雯雯,到陽台放好,就走

回房間。在走廊看到雯雯的房門已經關起,當時我還真的心想,反正都被雯雯

看見,自慰也就不必遮遮掩掩的,於是就乾脆不關房門,並完全脫下長褲與內

褲,再放起片子,並且打開喇叭。

  我看著片子開始自慰,並且聽著片中女優的貓叫,讓自己沉溺在自慰的快

感中。

  過約十分鐘,雯雯完全無聲的忽然走進我房間,還真讓我嚇一跳。

  她站著看雙手還握著小雞的我,彼此互望,好一陣子她才有點羞澀的直接

問我:「……哥很想要嗎?」

  而我也是必須要冷靜一會,才有辦法回答:「我已經半個月沒有,妳也知

道才對。不過沒關係,我自己用就可以。」

  然後她又問:「我不知道你們男生的感覺是怎樣。但想要時必須忍耐,哥

一定很難過吧?」

  對我來說,這真的是很貼心的一段話,就如同我也不希望見到她為我難過

哭泣一樣的心理,但我還是必須拒絕她。

  「沒關係,妳回房間去做自己的事。而且妳的朋友也不會希望妳繼續跟我

這樣。」

  「……哥真的想要可以跟我說,而且那天我也有答應要給你……」

  於是雯雯又等一會,確定我沒有要說什麼,就離開走回自己的房間,然後

聽到她走進浴室洗澡。

  我又開始看著片子自慰,但我腦海中已經被雯雯要離開前的那句話佔據。

  我知道要跟她愛愛,其實已經很容易,只要雯雯自己也願意就好。但我剛

才會拒絕她,就是因為我不希望她再像那天一樣難過,還得隨時面對被朋友揭

發的恐懼。

  看著片子,我是真的忍耐著,並專心不要再去想她。但隨著快感累積,我

的理智又開始逐漸崩潰。畢竟雯雯就在隔壁房間,願意跟我愛愛的人就在那,

要我把持住也真不是易事。

  我知道,再跟她愛愛也只是會讓彼此陷入亂倫的痛苦與恐懼;但我還是不

由得安慰自己,反正我跟雯雯愛愛,我不說她不說,也永遠沒有人會知道。

  或許人家說的對,越是被壓抑的慾望,越是容易激烈爆發。越是被阻擋的

愛,越是容易熱烈燃燒。於是最後,我還是關掉電腦,從抽屜拿出保險套,走

向浴室……

  聽著浴室內放洗澡水的聲音,我有點緊張的敲浴室門,本來想等雯雯先開

口問什麼事,我才要請她打開浴室門。沒想到經過約十秒短暫沉寂後,雯雯竟

然說:「門沒鎖……」我也因此發現,她知道我,她了解我,她正在等我……

  於是我打開門,她果然坐在浴缸邊上,依然穿著T-Shirt,望我一

眼就略帶羞澀看著地板。我走進浴室反手關上門,還沒說話她就跟我說:「我

就知道,哥一定會來找我。」

  有些時候,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的自己,做事無法果斷決定,好幾次跟她說

不要,結果又跑去找她……我想說些什麼,但我又無法說些什麼,畢竟她已將

一切說出……

  浴缸內的水已經放夠多,雯雯就轉身切掉水龍頭,讓室內再度回復安靜。

  我看著雯雯,她看著地板,就在我想說句什麼的時候,沒想到雯雯說了一

句話:「……哥可以快一點做完嗎?」

  她雖然看著地板,依然沒有看著我,卻如同在我心中丟下一顆重重大石,

掀起微微波濤。

  當時,我發現事情不對勁,知道她的感覺,所以她的話更是讓我無法聽過

就算。

  雯雯似乎將自己當成讓我洩慾的工具,只要我能得到發洩,那麼她也就無

所謂。但這樣的話,我不等於跟玩偶愛愛?她也不等於像妓女一樣存在?

  我也是到這一刻才真正發現,自被她的同學發現後,我跟雯雯的關係就再

度退後。或許她是因為依然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才會不加深思的這樣說。

  或許這樣的結果才是好的,兄妹本來就不應該在一起,不論有多愛對方都

一樣,不被眾人祝福的結合,永遠不會有好的結局。

  所以,我終究只能緊握手中的保險套:「……雯雯,妳會猶豫或不願意的

話,就不要勉強自己沒關係。」

  聽到我這樣說,她總算抬起頭看著我說:「不是,我只是這兩天那個可能

隨時會來……這幾天是真的很煩,而且爸媽就要回來了。」

  我知道她有許多的擔憂,所以我終究還是只能跟她說:「不會有事的,哥

會永遠陪著妳……」於是她就沒有再說什麼。

  又過一陣子,她都沒有想要說什麼,我就開始脫自己的衣服褲子與內褲。

  「雯雯?妳不脫衣服嗎?」

  雯雯遲疑一會才站起來,開始脫自己的T-Shirt。我注意到她在脫

衣服時,雙眼會不經意盯著看我怒勃的小雞。

  對女孩子來說,男生勃起的性器官一定永遠吸引她的注意,而且更是等等

就要進入她體內深處,所以也夠讓女孩子繼續想像的。

  她脫掉T-Shirt後,就沒有其餘動作,所以我又跟她說:「雯雯,

還有胸罩和內褲啊。」她才不由得轉過身背對我,並且開始脫自己身上僅剩的

衣物。

  仔細想想,這是第四次我跟清醒的雯雯愛愛,她依然有少女的嬌羞。但我

想也是,她只是14、15歲的國中生,性知識主要都來自健教課本,就算曾

經跟我愛愛過幾次,也還不至於她就會變化的這麼大。再說我是她哥,也是她

自願獻身跟隨的男人,會有點這種反應也是正常的。

  我本來想趁她脫衣服的時候開始戴保險套,但我忽然想到她說這幾天那個

會來,似乎是安全期?

  「雯雯,妳那個這幾天會來?」

  她胸罩脫到一半,就停下動作轉頭看著我,並跟我說是。

  「那我可以不用戴保險套,因為這幾天應該是妳的安全期,而且這樣我也

會比較快結束,好不好?」

  她看著我問:「真的嗎?不會懷孕?」

  我應答後,她就完全相信我,並且回過頭繼續脫衣服。這段時間我從浴缸

杓溫水,並且淋在自己的陰莖上,等等才不會擔心她的陰道太乾燥。

  此時我注意到她連內褲也脫好了,就要她轉身面對我。

  看著她豐滿的乳房,我將雯雯輕輕帶到牆壁邊,讓她背靠著,她就知道我

要這樣站著愛愛,自動的將雙腿左右張開。

  因為我們身高不同,陰部的高低位也不同,所以我必須蹲低一點,扶著她

的臀部,引導她慢慢將小腹與陰部向前靠,讓我能有比較好的進入位置。

  她開始雙手抱著我,讓自己的乳房緊貼著我的胸膛。或許她依然會害羞,

但我相信這也是她願意完全獻身給我的明證。

  我一手握著陰莖,很快找到陰道口的位置,就開始聳動臀部與雙腿,將陰

莖推進雯雯14歲的陰道內。

  同樣的溼暖陰道,同樣的擠壓與包圍,同樣的爽快感,讓我完全不想抽出

離開。

雯雯則是隨著我的插入,更用力的抱住我,並且埋在我頸肩的臉,微微發

出細微的〝嗯〞忍耐聲。

  當我完全進入後,我暫時沒有動作,只是感受著這一切。不只陰莖進入陰

道的快感,還有她的乳房緊緊貼擠在我胸膛的柔軟感觸,就像是有彈性的氣墊

床一樣。

  「雯雯……好舒服……」

  她沒有回答,只是恢復平靜沒有出聲的躺靠著我。

  「妳有感覺嗎?妳的身體裡面很熱,而且會自動壓擠我的小雞,好像在按

摩一樣。」

  「……我只是覺得哥進到肚子裡會有點痛。」

  「對不起……現在還會痛嗎?」

  「只有剛進來的那時候才會……而且沒有那晚那麼痛……」

  當時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本來已經要開始插抽動作,她環抱我的雙手忽然

比較沒那麼緊,並且將頭抬起看著我。

  「哥……你……」

  她只是說到這樣就停住,但我知道她想說什麼:「我愛妳,不論怎麼樣,

哥哥都會永遠陪著妳。」

  她信賴的看著我,露出微笑。我略為低頭看著她,然後注意到她的乳房,

就像兩顆被壓扁的球。雯雯自己也有注意到,但她只是微微臉紅微笑:「哥的

胸膛好寬喔……」然後就又躺靠回我的頸肩。

  這真是幸福的時候,她在我懷裡,躺靠著我,在彼此身上尋求依靠,我多

希望這一刻能永遠留著。

  「那我要開始動了喔……」

  因為怕她會痛,我就慢慢退出,然後又插入,排開她的陰道,開始探索她

靈魂最深處。

  隨著我進入,動作越來越快,她緩緩開口:「……你們男生,最後在那個

的時候會很舒服嗎?」

  「最後?射精時會很舒服,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說……」

  「但我看哥每次那個之後好像都很累的樣子。」

  「因為我要像這樣一直動啊,而且那時候心臟也會跳很快,就像跑完賽跑

一樣。」

  她又沒有說話,好像真的不了解既然這麼累,為什麼還這麼想愛愛?

  「……哥喜歡就好……」果然,我沒有猜錯。

  「雯雯,妳雙腳慢慢併攏,就像立正一樣。」

  她又抬起看著我,好像在確認我有沒有說錯,竟然要她在這種情況下併攏

雙腿。但我沒有說錯,於是隨著她慢慢雙腿併攏,陰道越來越緊縮,並且大腿

最根處也緊緊夾著我的陰莖。

  雯雯更緊抱著我,感受我與她如此緊密結合。畢竟以前她都是左右盡量張

開雙腿,就算那一晚我併攏她的雙腿,也沒有靠合的像今天這麼緊密。

  「雯雯……我好愛妳……」

  隨著陰莖的插抽,我更無法忍住內心中對她的激烈情感,持續告訴她我的

愛,但她總是沒有回應我。

  好幾次,我瀕臨射精邊緣,但我都馬上停下動作,等自己冷靜點後,才又

繼續動作。

  我感受如此緊密的摩擦,也感覺她陰道的蠕動越來越頻繁。雯雯的感覺一

定跟我一樣強烈,說不定會比我更強烈,但她一直沒有出聲,彷彿自己乖女孩

的理性正跟狂野慾望對抗。

  「……哥的……好漲……」好不容易,我總算聽到雯雯微微嬌羞的說出這

句話。然後約一分鐘後,她的陰道開始逐漸強烈收縮,雙腳再也無力支撐身體

般靠著我的雙腿,並微微發抖。我知道,屬於她的女性高潮終於來了……

  「哥……」我知道她想說什麼,「……你還要多久?」果然沒錯,她不想

要高潮的感覺。

  「雯雯,高潮沒關係,不要害怕。」

  「……人家不要啦……好奇怪的感覺……」

  我故意沒有應聲。

  「……哥?!」

  她總算雙手不再環抱我,開始想要推我。我故意更緊的將身體壓向她,像

夾心餅乾一樣將雯雯壓在牆壁上,讓她的雙手在我身上找不到推開的施力處,

而只能一直搭在我的腰側上。

  「哥?!人家不要了啦!」

  「雯雯,高潮就是這樣,不要抵抗,不然以後妳永遠無法完整的愛愛,只

能一半就停下來。」

  她雙手慌亂的想找施力點,但她依然找不到,只能不停在我腹側遊移。最

後,她還是總算放棄似的只能讓高潮擺佈。原本想推我的雙手不由得再度抱住

我,緊緊的,更緊的,如同旋風正侵襲她,要將她吹離我身邊,所以她才需要

如此緊緊抱住我。

  我知道這是雯雯人生第一次感受到高潮,完整的高潮,她正在經歷與感受

這一切。我不知道女性的高潮是怎樣,聽說跟男生如同火山只爆發一次般的激

烈感覺不同,而是像海浪來襲,一波波猛烈捲來,不斷淹沒身體所有意識與良

知。

  從最初的斷斷續續嬌喘,到她承受不住而發出的春叫般呻吟,都傳達到我

心中,並帶給我更多性快感。

  雯雯的雙手有力的抱住我,但她的雙腳卻是那麼無力。我相信,如果我沒

有這樣夾著她,並且後面有牆壁頂住,雯雯一定會雙腿軟癱,只能靠我的陰莖

像勾子一樣勾住,讓她勉強保持站立姿勢。

  我再度面臨射精的高潮,但這次我不想再忍耐,要與心愛的妹妹和女人一

同步入高潮,就插抽的更激烈,決定將自己推到最頂點。

  終於,將漲大到會發痛的陰莖猛烈擊打進雯雯陰道最深處後,我便動也不

動,意識瞬間一片空白,開始在妹妹陰道內強烈噴放自己生命所有精華。

  從第一晚的迷姦後我就知道,因為我們的性器官尺寸差不多,所以我一定

是正頂在她的陰道最深處射精。

  隨著精液射出,那瞬間我真的聽到〝噗滋〞〝噗滋〞的黏糊液體濺出聲,

將我從空白的激昂世界再度拉回現實。我猛然發現,這聲音是因為我們如此緊

密結合,才會讓射出的精液在她的陰道內沒有多餘儲存空間,必須如同被擠壓

般的從陰道口噴擠出來。

  我一發發激烈射著,雯雯因為終於從高潮中逐漸解放,而完全無力,抱著

我的雙手也不再那麼緊,只能默默喘息接受哥哥不斷注入自己體內的精液。

  當時我腦中真的想到生命誕生就是這麼簡單;高潮中,噴射大量精液進女

性陰道,精液內的精子穿過子宮頸保護黏膜與陰道壁,游進子宮內並進入輸卵

管,最後跟卵子結合,這樣就開始一個新生命的成長。

  如果不必擔心亂倫的問題,下一代基因缺陷的煩惱,或是經濟上養育後代

的能力,加上雯雯她也願意的話,我將持續找她愛愛,讓她不斷受孕與生育我

的下一代。

  我們的孩子將會長的很像我,或是很像媽媽雯雯,並流著家族中最純淨的

血液。或許,這也是亂倫生育傳承上最大的誘惑,對有強大權勢或能力的統治

家族,為抵抗外來者的侵蝕並保持家族能永續,將永遠難以抵抗這一點……

  持續約半分鐘,我的射精行動終於告一段落,並且再度嚐到生命傳承後的

滿足感。

  我再度感覺無力想坐下,但我還是必須努力站著,因為雯雯需要一個高潮

後同樣全身乏力的依靠,而她也只有我,也是我讓她這樣的,所以我更必須無

條件給予。

  雯雯的陰道依然自動的微微推擠入侵的陰莖,但已經沒有剛剛高潮時的激

烈與規律。

  彼此喘息一兩分鐘,稍微感覺好一點之後就問她:「雯雯?妳還好嗎?」

  「……哥,你離開啦。」

  有點不悅的冷冷回答後,她就不再抱住我,並左右張開雙腿,準備讓我將

射完精的陰莖抽出她陰道。

  我不再壓著她上半身與乳房,身軀向後倒並低頭去看,開始聞到精液濃厚

的臭味,並且我的大腿根上有絲絲噴濺出的乳白精液,彷彿在說明一開始的噴

發力量有多強烈。

  我挪動屁股抽出陰莖,非常順滑好抽,也看到精液跟著倒流出陰道。有些

順著雯雯的大腿流下,有些是直接就滴落地面,形成完全淫穢的情景。

  雯雯的乳房因為剛剛被我強力擠壓,所以現在整個顯的一片紅通通。當我

的龜頭也完全退出雯雯的陰道後,我的陰莖可能是因為剛剛的緊密結合,所以

也看起來整根紅紅的,並且上面依然有一層混雜精液與愛液的液體,反射著微

微光芒。

  這時陰莖雖然還保持著勃起的大小,卻已經無力的垂下,並準備要縮小。

龜頭前端依然掛著乳白液體,慢慢牽落到地上,如同標示這就是它剛剛噴灑精

液的地方。

  看著這幕,我無法逃避的清楚認知,自己真的又毫無保護的直接射精在妹

妹陰道內。第五次了,也可以說是每一次,雖然這次因為聽她說是安全期,所

以才敢又直接噴射,但我還是不由得隱隱擔心她會懷孕。

  前五次都運氣好,所以雯雯沒有受孕,卻也因此讓我開始懷疑這樣的幸運

還能持續多久?

  或許雯雯是因為相信我跟她說的,所以才比較不擔心受孕的問題。但我自

己很清楚,我一直在玩著無法回頭的危險遊戲,激情歡樂又恐怖……

  雯雯小力推開我,拿起掛在牆上的蓮蓬頭,站在地板通水孔前,張開雙腿

開始清洗自己沾滿精液的陰道。

  我能感覺的出她有點不高興,一定是因為我強迫要她享受高潮的關係。但

我也知道這是早晚一定要承受的,否則每次她高潮就要我抽出來,先抓狂的一

定是我。

  我來到她背後,並慢慢的伸出雙手環腰抱著她,貼近她,安撫她。因為我

跟她一樣都是赤裸,所以我正要縮小的陰莖自然就會壓在她臀部上,但雯雯還

是沒有說什麼,只是繼續彎腰低頭清洗。

  「……雯雯?」

  她沒有回應我,只有不間斷的水流聲,與空氣中飄蕩的濃臭精液味。

  「雯雯?妳很生哥的氣嗎?」

  好不容易,她總算開口說話。我本來以為她開口說話時就是要罵我,沒想

到竟然不是,雯雯只是有點不悅的說:「……哥的那個都很黏又難洗,還要慢

慢等它自己流出來……」

  精液就是這樣,有相當強的黏性。但我更知道,她只是不願將自己的不悅

發洩到我身上,才轉而發洩到精液上。雯雯就是這樣的女孩,再怎樣依然認為

我是她大哥,而且更可能有以夫為尊的少女情懷心理,所以除非無法忍耐,否

則她總是不會罵我。

  「雯雯,不要生氣了啦。」說完後我更緊的抱住她,像是跟她撒嬌一樣。

  「雪楓如果知道我們這樣,她一定不會原諒我們,會跟所有人說,而且爸

媽明天就要回家了……」

  「不要擔心,她們不會知道……哥哥會永遠陪著妳,保護妳,所以不要害

怕了。」

  當然雯雯知道我說的是事實,所以才又沒有說什麼。

  過了一陣子,她都沒有說話,只是等待精液流出陰道後就立即清洗,所以

我就看氣氛比較緩和之後就開口:「妳看,高潮之後也沒有怎樣,妳有覺得很

舒服對吧?」

  她依然保持安靜沒有回答。看她這樣,我也就沒有說什麼,也不太敢再說

什麼。

  放開她之後,我就自己開始洗澡,並用刷巾沾肥皂刷洗身體。想說等明天

她心情好一點,再哄她好了。

  我刷洗身體到一半,雯雯也應該是洗淨精液,就出我預料的默默從我手上

拿走刷巾,要我坐在小椅子上,然後蹲在我身後開始幫我刷背。

  「雯雯……」

  默默的,她才說:「哥的背也好寬……」





53.
隔天傍晚,除夕前幾天,父母終於回到台灣,進到家門。

  雯雯高興的跑過去,抱住媽媽,並且聽媽媽不停高興說雯雯又長大了,也

更漂亮。父親則是提著行李,要我幫他提進房間內。

  在我眼中,雙親依然沒有變,只是多了幾根白頭髮和臉上的皺紋。

  他們將行李放好,就帶我們出去附近大餐館吃飯,享受全家團員的感覺。

父母除問我們生活過的好不好,也一直說在那邊開工廠的辛酸,與許多有趣的

故事。

  雯雯依然跟母親有說有笑,但我還是只能靜靜聽,不知道該說什麼。或許

是親情的疏遠,更或許是因為想到自己對妹妹,也是他們的女兒雯雯做出這許

多事,才使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天的飯局對我來說很沉默,在寂靜中開始,在寧靜中結束。母親察覺我

的安靜,也只是笑著說我變的更沉穩,不知道我是因為跟他們已經疏遠才會這

樣。

  那幾天,雙親白天總是帶著我和雯雯去親戚家,並帶著一包包東南亞當地

帶回的土產。

  拜見親戚這件事,因為我跟雯雯比較少主動跟他們往來,所以原則上由父

母帶領也是件好事。只是親戚見到雯雯,總是會笑著說已經長這麼大又漂亮,

可以嫁人了……

  我恨這句話,打從靈魂深處。我每聽到一次,內心就劇痛一次,感覺她離

我更遠。但雯雯總是能感受到我內心的痛苦,所以她總是會偷偷握住我的手,

並溫柔微笑看著我。就算被親戚看見,他們也只是笑著說:「這對兄妹感情真

好,」而沒有發現更深的感情存在。

  雖然雯雯依然這麼的體貼,我還是很清楚她內心也不好受,這種事必永遠

糾纏在彼此心中。因此我的心情只有獲得些許的安慰,沒有獲得真正的解脫。

就如同陳慧琳記事本這首歌唱的:愛的痛了,痛的哭了,哭的累了,矛盾心裡

總是強求;勸自己要放手,閉上眼睛讓你走……

  農曆年後,我注意到雯雯一天天心情越來越不好,也不太微笑。我相信,

父母回來的事,一定也帶給她相當的痛苦。或許剛開始她還能強顏歡笑,但久

了,心中的疑慮與恐懼必將不由得開始浮現。

  大年初三那天,父母到他們許久未見的朋友家拜年,家中又只留下我跟雯

雯兩人。我本來是想說也已經好幾天沒有兩個人獨處,就想找她出去逛街,但

當我打開她的房門,卻看到雯雯坐在床上擦著眼淚。

  「雯雯……?」

  「……哥,我一直好害怕……」

  果然在父母面前,她都只是強顏歡笑,內心的痛苦與害怕不曾稍減。因此

我只能走過去,坐到她身旁,緊緊抱著她,而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我感受她的溫暖,親吻她的臉頰,她的額頭,內心的痛苦卻更加激烈。兄

妹亂倫的痛苦與煎熬,絕不是外人可體會的折磨,就算如此我還是必須給予她

堅強的勇氣與安慰。

  漸漸,雯雯擦乾眼淚,靜靜躺靠著我,感受這份寧靜。

  「……還像小孩一樣愛哭,哥哥講個有趣的童話故事給妳聽,聽完就不要

再哭了。」

  「我可以不要聽嗎?沒有心情。」

  當時我真的沒想到雯雯會忽然這樣說,就跟她說:「很有趣喔,妳一定會

很開心,就聽我說個木偶奇遇記的故事吧。」

  「木偶奇遇記我知道啊。」

  「先聽哥哥說,這個故事不一樣。」

  於是雯雯才又安靜下來,看著我講故事。

  「好久以前,有個藍仙女妹妹叫雯雯,她有個哥哥小木偶。」

  「然後呢?」

  「木偶哥哥看到美麗又可愛的仙女妹妹雯雯,哥哥身上某個地方就會開始

變長……」

  我故意停下來,但雯雯只是安靜靠著我,沒有我預料中的羞澀發笑,更沒

有任何表示,但也有可能是她故意裝傻。我當時真的只是覺得尷尬又好冷,彷

彿北極正往這裡吹風,害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是說鼻子變長啦……」

  「騙人……哥好色。」

  她平靜給我這回答,並沒有笑也沒有害羞,只是充滿平靜,如同夫妻間再

也沒有什麼好害羞的事。

  「……那要聽白雪公主雯雯與七個哥哥小矮人嗎?」

  「但哥哥只有一個啊。」

  「看起來是一個,但因為白雪公主很高,其他六個小矮人需要跟白雪公主

說話的時候就跑出來疊羅漢長高才能面對面,所以最後還是七個……」

  她還是沒有表示。好冷……雖然是自己講的,但還是覺得有夠冷……可能

真的因為現在過年是冬天,所以就連笑話也是冷的……

  「那麼……還是要聽灰姑娘雯雯的故事……?」

  本來我真的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找階梯下台,幸好還是雯雯體貼,她微笑著

跟我說:「只要哥哥能陪著我就好。」然後重新躺靠在我懷中。

  我摟著她肩膀,偶爾撥動秀髮,聞她的髮香與身體散發的香味,不由得陶

醉。女孩子聞起來總是香香的,尤其是雯雯的香味,所以更是讓我無法自拔。

  過了幾分鐘,雯雯忽然抬頭看著我開口說:「……哥又想要了嗎?」

  當時我忽然被她這樣問的不知該怎麼回答,我才想到可能是因為剛剛跟她

說的那些冷笑話,所以才會以為我在跟她暗示。

  當我還在思考該回答她什麼,她就又忽然問我:「哥會一直陪著我嗎?」

  「……哥哥一定會永遠陪著妳。」

  是啊,我必永遠陪著她,因為她是我此生永遠的羈絆,永遠的……

  「前幾天在親戚家,哥聽到我已經可以結婚,就會很難過。」

  「這是當然的。雯雯,我不要妳嫁給別人,我不要失去妳,妳要永遠陪著

我。」

  「……我不是一直陪著哥嗎?」

  「但以後妳真的結婚嫁人怎麼辦?」

  「……我會一直陪著哥,不論怎樣……因為哥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雯雯更緊的抱著我,無言流出眼淚。

  「哥,這兩天我好害怕,已經超過一個禮拜,我月經一直沒有來……」

  忽然間,我就像被狠狠打一拳,完全震撼住。

  「我好像已經懷孕了……是哥的……怎麼辦?」




54.
當時聽到雯雯說她月經好久都沒來,好陣子我說不出半句話。

  我全身發冷,意識幾乎空白。如果真的有小孩,可能是三、四週前夜襲雯

雯那晚,我直覺知道,甚至連時間與日期都不必再計算一次。畢竟那一晚氣氛

太好,出來太多,更伴隨好一陣子溫存……

  當時我抓住她臂膀,緊張問她:「真的嗎?!」

  雯雯被我緊張的心情感染,也就自然會更害怕的回答:「嗯……已經一個

禮拜……」

  「是不是晚來?」

  「但以前都只是晚個一兩天而已……」

  然後我終於放開她,彼此互望,不知道該怎麼辦。

  其實我本來就知道,自己一直體內射精的行為有多危險,雯雯會懷孕還是

只能怪自己。只是我完全沒料到,會這麼快的懷孕,以為雯雯事後都有用水沖

洗,應該機率會比較低才對。

  當時腦海中想到的,就是讓父母發現怎麼辦?

  「雯雯?!妳有沒有跟爸媽說?!」

  「沒有……我不敢……」

  她這樣回答我,才稍稍讓激動的我恢復理智。也對,她當然不敢,換做是

我也不敢。

  「……哥?怎麼辦?」

  她再度問我要怎麼辦。說著說著,她又害怕的流出眼淚,並用手不停擦眼

淚。

  「……哥……怎麼辦……?」

  怎麼辦?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雖然其他落後地區,或是更遙遠

的年代,雯雯這個年紀有小孩是普遍的事,但當時我才十九歲,雯雯也才即將

十五歲,並且彼此是有血緣的兄妹……

  忽然間,我覺得自己就像是個完全不負責任的男人,爽完就好,不去考慮

恐怖的後果。後來,我還是只能安慰雯雯,說可能只是這次月經比較晚來,還

是有可能沒懷孕……

  但如果真的懷孕了怎麼辦?那天除了陪在雯雯身邊,我也一直在想這個問

題。

  為什麼繁殖生命的性愛感覺會這麼誘人?這麼具有快感?讓人不停想繼續

感受?還記得半年多前,雯雯都還只是用手單純幫我自慰,沒想到現在情況已

經變成這樣。

  當晚上父母回來,我們又必須裝成沒事的樣子,但我們的心卻異常沉重又

害怕。那一晚,我跟雯雯因為心虛,所以都沒有再跟對方說什麼或表示什麼。

而母親就以為我們吵架,就要我們好好相處。我不敢想像如果父母知道好幾個

月來,身為大哥的我與妹妹性交好幾次,每次都是體內射精,現在甚至讓妹妹

懷孕,他們會怎麼樣?

  我猜他們一定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受到的打擊一定比我聽到雯雯可能懷

孕的震撼更大。

  大年初四與初五這兩天,父母都待在家裡,所以我們只能繼續裝成無事。

當時我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祈禱雯雯的月經趕快來,但她都沒有主動來找我跟

我說,所以也更讓我絕望。

  初六那天,父親才跟母親去生意上有往來的公司老闆家拜訪,順便應酬。

而當父母一離開家門,我就趕緊來到雯雯房間,問她月經有沒有來?而雯雯也

是依然擔憂的跟我默默搖頭……

  那時我不再懷疑了,沒事的話月經不可能一個多禮拜都還不來,雯雯一定

已經懷孕。四個禮拜,受精卵也早已在子宮壁著床,並且開始要發展出重要的

神經細胞與心臟血管組織。

  我們的孩子已經開始成形……

  「……一定是那一晚……哥最後出來好多,而且我又沒有馬上去洗……」

  雯雯心中跟我想的果然也是同樣的事,她說著說著又忍不住流下眼淚。

  「哥……要怎麼辦……」

  再度聽到她悲傷不知如何是好的詢問,反而讓我冷靜下來。經過兩天的思

考,而且幾乎確定她懷孕,我們終究只有最後一條路可以走:「雯雯……等爸

媽再回到外國工廠……」她擦乾眼淚著我,等我說完。「哥就帶妳去將小孩拿

掉……」

  當時我親口說出這樣的話,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感覺胸口一悶,並且會隱

隱做痛。或許這真的是為人父的心痛吧,畢竟再怎麼說都是自己的小孩。

  而雯雯則是聽完後沒有說什麼。她一定知道這是我們唯一能做的,就只是

默默低下頭,流出眼淚。畢竟小孩是在雯雯體內,她是母親,她的痛苦與難過

一定比我還要深重。

  我坐到她身旁,緊摟著她。我們不是兩個人,已經是三個人,父親母親和

剛來到這世界的孩子。這本來會是個幸福的家庭藍圖,但對我和雯雯來說,卻

只充滿悲傷的不幸氣息。無辜的孩子才剛來到這世界,就又必須離開,而這都

是我的錯……

  等雯雯她稍微平靜下來,就忽然打破沉默靜靜的說:「我能感覺到……肚

子裡哥的小孩……」

  當時雯雯這樣跟我說,我沒有回答,因為我認為雯雯可能是自己想太多,

畢竟這時候母親應該還不會有任何感覺。但至少我也很確定,這件事已經改變

雯雯,並且她也深信自己懷孕的事實。

  「哥會一直跟我在一起嗎?」

  「……嗯,我會永遠留在妳身邊。」

  「以後爸爸和媽媽要怎麼辦?」

  我被雯雯問的不知該如何回答,就只能推脫的說:「等以後再說吧……」

反正以後如果我跟雯雯真的要永遠在一起,父母他們一定慢慢的會有所感覺與

發現,而也真的是〝到時再說〞……

  那一天,我一直陪在雯雯身邊,快到晚上時父母才打電話回家,說她們要

去跟拜訪的老闆應酬吃飯,很晚才會回家,要我們晚餐自己去買。我也是這時

才想到過年後她幾乎都一直關在家裡沒有出門,就邀她陪我去逛百貨公司散心

順便吃晚餐。她猶豫一陣子,就點頭願意跟我出去。

  她站起來,直接打開衣櫃取出要換穿的衣服,然後也不顧慮我還在房間,

就開始準備換衣服。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自動離開,但當時我留下來她卻也沒

有介意,直接就脫掉上衣與褲子,只剩胸罩與內褲。

  雖然她不是面對我脫衣,但我還是忍不住看著她的小腹,注意有沒有因為

懷孕而改變?她的小腹還是如同以往沒有變化,而雯雯也用手摸在自己的小腹

上,並低頭無言看著。過十幾秒,她才重新開始穿起衣服。

  於是我載著她來到忠孝東西路上的大百貨公司,進到百貨公司,人群中我

們一開始還是如同以往各走各的,但後來雯雯默默伸手環抱我手臂,緊緊跟我

相依偎。

  因為過年,父母總是帶孩子出來,尤其當遇到其他父母抱著懷中剛出生的

小孩迎面走來,雯雯總是轉過頭不願看。我知道她一定很難過,自己是這樣的

情形,卻又不得不去面對,或許我想帶她出來逛街本來就是錯的,只會讓她更

悲傷。

  「雯雯?妳不想逛街的話,要先吃完晚餐才回家?還是妳要買回家吃?」

  「我們在這裡吃……」

  於是那天我們就在附近找間速食店,吃完才離開……






55.
我看著雯雯的出生,她的成長,她生命的一切美好與哀愁。當她以好奇雙

眼看著這個世界,是我陪著她。當她難過痛苦時,是我陪著她。無數日子,我

們牽著手奔跑在巷道內,探索小小世界每個角落。現在,我們更探索著對方的

身體與靈魂,更要一起為這世界帶來新的生命……

  親兄妹倆有小孩,這是多麼大逆不道的事,我完全不敢想像如果父母知道

的話會怎麼辦。我只知道那幾天,自己能做的就是一直陪伴雯雯,安慰她,讓

他知道我會永遠在她身邊,直到永劫的時刻之前都不離開。

  又過了一個禮拜,她的月經一直沒有來,也更加確定懷孕的事實。我的心

情因此漸漸變坦然,畢竟事情都發生到這地步,再多擔心也無濟於事,小孩註

定還是要拿掉。

  我一直打電話問朋友,有沒有認識的人或學長之類帶女朋友拿過小孩,想

要請他們介紹服務好的,又願意保密的診所,而每當他們懷疑其實是我女朋友

懷孕時,我也只能騙他們說是我的朋友。

  終究,我還是問到台北市一間小診所,並且打算等父母離開後就馬上帶雯

雯去拿掉小孩,雯雯她知道,也很不捨的等著那一天。果然沒有多久,父母因

為顧及東南亞的工廠,所以過年後約十天就又搭飛機回去,總共只回來台灣約

兩個禮拜。

父母拿著一堆行李要出門前,母親還抱著雯雯和我,要我們兄妹倆互相幫忙照

顧,但我終究也只能保持沉默……

  當整個家裡又回復一片空蕩,只有雯雯和我,真的令我有種難以言喻的解

放感,就如同被限制的心靈,終於再度獲得自由般。

  那一晚,當我要睡覺時躺在床上,卻翻來翻去就是睡不著,腦海一直想著

過幾天就要帶雯雯去拿小孩,與許許多多的問題。忽然間,我的房門被靜靜打

開,小夜燈的柔和光芒照耀下,我看見雯雯走進來。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

彼此都沒有說什麼,也不必說,只要望著對方就夠了。

  雯雯反手關上房門,然後向我走過來,我也拉開棉被,讓她躺在我身邊。

她在棉被內伸手緊抱著我,就像夫妻,躺在我臂彎內,躺在我懷中。

  好長一段時間,我們都沒有說話,只是讓思緒沉澱,只是讓時間流逝。語

言與話語存在之目的,是為了讓人類得以溝通;但世上有更多事,是無法訴諸

文字的一切,超越文字的存在。只要能這樣緊抱她,感受她柔軟軀體的溫度,

就會是我生命期待的全部。

  聞著她身上自然飄散的溫和香味,我逐漸迷惑,迷失在情感最深處。

  人類天生渴望自由,不應該被拘束,也不會永遠被拘束。這個社會有太多

規範,每種規範都是一種枷鎖,但鎖的住身體,卻鎖不住炙熱的心。

  最純淨的愛情世界本就沒有不可,沒有禁忌,只有遺憾與錯失,這也是世

上最無法彌補的原罪。沒有人喜歡這樣的失落,但人生往往如此,只能回首尋

覓永不能挽回的光輝,如幻影模糊。

  至少,我還有雯雯在身邊,我還沒有失去她,我還能像這樣緊抱她,這就

是我人生所有幸福,哪怕可能是短暫的……

  雯雯是我的妹妹,我知道自己愛她,因為感情永遠不會欺騙自己,只會被

選擇漠視,但我不願放掉,因為感情的付出,本就會伴隨痛苦與犧牲,退縮只

會為自己留下更深的遺憾。

  我後悔嗎?我永不後悔,因為這是我選擇的道路,不論我必須付出什麼,

因為它的確在我的人生存在過,經歷過,閃耀過,這也就夠了……

  望著她的雙眼,我開始親吻她的髮際,她的額頭。

  「……哥又想要了嗎……?」

  我沒有用語言回答,也不需要,只是繼續親吻她的耳後,她的頸肩,她的

手臂。

  「哥,寶寶會不會怎麼樣?」

  「寶寶不會怎樣的,不必擔心……」

  在她耳畔輕輕說,我將手移到妹妹豐滿乳房上,感受她所有柔軟與誘人。

  我的陰莖開始不受控制的沖血,開始勃起。在我懷裡的雯雯一定有感覺,

但他並沒有說話。

  在棉被內,我讓雯雯躺平在我身旁,便將她的T-Shirt向上脫,直

到雙肩處,然後我再度推開她的胸罩,讓她赤裸上身。

  我撫摸著,握揉著,手掌貼在胸口上,感受她平穩心跳,感受她心中所有

一切,規律的,穩定的,不停訴說無盡情感。

  當時候終於到來,我脫下她的內褲,也脫下自己的,我是多麼渴望她,想

要她,與她再度合為一體。

  移到她身上,如同往常好幾次的平凡姿勢,她的雙腿向左右張開,以內膝

靠放在我的手臂,雙手搭著我的腰際。

  這瞬間,我忽然想起四個多月前的那一晚,雯雯終於答應跟我愛愛的那一

晚,我們也是在這個地方,以這樣的姿勢,完成彼此都願意的第一次。

  那時的雯雯臉上有著極度緊張與嬌羞,對於少女第一次的不安與恐懼。我

壓著她,我尋找著她,然後我慢慢進入她,耳畔聽著親妹妹感覺被進入體內而

發出的訝異低叫,感受她肉體的緊張僵硬,感受她陰道更深處的緊纏與濕暖,

這就是我們的第一次……

  此刻我的龜頭頂進她的陰道口,微微陷入,但跟那第一晚不同,她臉上並

沒有少女初夜的不安與緊張,只有淡淡柔情與不經意流露的擔憂。

  「雯雯……哥要進去了……」

  當雙腳緩緩頂著床舖推動身體,前頭緊靠的兩片阻礙也被向左右推開,進

到裡面後,感覺依然那麼潮濕與溫暖,伴隨自然推擠乳蠕動,我已進到妹妹身

體最隱密的地方。而躺著的她也只是隨著我的插入,而輕聲吐著長氣。

  我再度進到妹妹陰道內,動也不動,只是讓陰莖感受所有來自陰道的溫暖

愛撫。

  因為姿勢的關係,我壓著她,以很近的距離看著她的雙眼。

  「哥……」

  她沉靜開口叫我。

  「嗯?會很痛嗎?」

  「我們以後會不會下地獄……?」

  當時忽然聽到她平靜對我說這句話,讓我的心劇痛。曾幾何時,我竟讓她

也體驗到跟我一樣的痛苦與害怕。

  「不會!!雯雯妳永遠都不會下地獄!!」

  「哥怎麼知道?」

  「因為是我要妳跟我這樣的,所以只有我會……」

  是啊……因為從一開始就是我要雯雯跟我這樣,所以不論多熱烈的地獄煉

火,我願意代她承受。

  「但是我肚子裡的小孩必須……」

  「他是我們的小孩,我們不要他,他會了解的,也不會恨我們。」

  不論雯雯是否只有14歲,我知道,她終究會擔憂肚中的孩子,一如擔心

孩子的母親。

  而這必將成為我心中永遠的罪咎……

  我愧疚的不願望向雯雯,只是低頭閉上眼,如同希望自己的罪孽能就此消

逝,緩緩開始抽動在她溫柔體內。

  這一天的愛愛,一直到最後射精,完全沒有什麼好說,更多的是罪咎與後

悔。這並不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後悔,而是知道雯雯擔心害怕的事早

晚會發生,而我卻無能為她阻止避免的乏力感。更或許像我們這樣,罪惡感本

來就無法避免……

  沒有保險套的保護,我也沒有多想,一路只是不停插動,感受所有這動作

帶來的性愛刺激。我很快就達到高潮,並且再度在妹妹陰道內射精。

  當射精結束,我默默離開她的身體,坐在床沿。我並沒有以往那樣的滿足

感,反而倍覺空虛。雯雯應該也能體會我心中所有感受,因為今天的我的確是

跟以往不同,而我相信她也一樣。

  雯雯沒有說話,只是抽取床頭櫃上的衛生紙,暫時當墊子遮在陰道口外防

止精液滴落床舖與地板,然後在我陪伴下進到浴室內開始清洗。

  我們都沒有說話,再回到房間內,躺在床上,將彼此擁在懷中,就這樣再

度恢復寧靜。

  或許這一切,有太多說不盡的錯誤。

  或許這一切,從我和雯雯來到這個世界就錯了。

  或許這一切,從我愛上雯雯開始就錯了。

  或許這一切,從我渴望跟雯雯發生關係就錯了。

  或許這一切,無人有任何錯,錯的是無法改變的命運,錯的是這個容不下

血緣兄妹愛戀的社會……

  除了自己不該有的小孩,我跟雯雯沒有傷害任何人,但卻必須背負這許多

的擔憂罪虐與痛苦。這本來就不是個公平的社會,如果有犧牲者,或許我們就

是團體規範下最大的犧牲者。

  想著我和雯雯的未來,想著我永不被諒解的愛戀,想著我們必須親手結束

一個剛帶來世間的無辜生命,我久久無法入眠,也說不出半句話。

  好不容易,我總算微微入眠。朦朧夢中,感覺到有不尋常動作,沒過多久

便感到懷中溫暖不再存在,所以我的心靈也從無意識黑暗大海逐漸浮回這個世

界。

  當我睜開雙眼的那刻,再度憶起今晚所有一切,發覺身旁床鋪是空的,原

該在我懷中散發溫暖的愛人卻不在身畔。夜深幽靜中,我聽到腳步聲,我聽到

輕泣聲,於是我起身找尋雯雯的身影。

  她坐在客廳內,臉上除淚水,更有驚慌與徬徨無助。那瞬間,我看見的不

是她,而是近一年前要潛入她房間開始夜襲時,痛苦掙扎的自己。人們常說做

壞事後會下地獄,但或許不必等到死後世界的懲罰來臨,因為這樣活著的痛苦

就是煎熬烈火,燃燒不盡的永恆煉獄……

  雯雯承受的痛苦與折磨絕不會比我少,因為她是母親,她必須選擇殺害正

在自己體內的小孩。所以她看見我走到身邊,就站起來緊抱著我:「哥……寶

寶就要死了……我們必須拿掉他……我們要殺死他……我好害怕……我想到就

好害怕……」

  緊抱著我,在我懷裡的雯雯,只是邊哭邊說這句話……

1 則留言:

陳靜芬 提到...

同城一夜情交友網-密山一夜情社區-夫妻生活小百科視頻
同城約炮哪個網站好-2p2p夫妻娛樂網-夫妻性生活視頻高清
廣州同城約炮-夫妻視頻交友QQ群-大慶紅杏出牆交友網
豆瓣網約炮-夫妻激情性生活錄像曝光-交友焦作約炮網
色情片-淘男網-金華同城床友交友網-性生活視頻
色情網站-廈門約炮群-性健康教育網-鴛鴦秘譜真人版
色情文學-淘男網個人製作視頻-天津同城床友交友網
蕪湖一夜情俱樂部QQ群-69夫妻樂園-友加怎麼約炮
友加約炮-夫妻三人行69樂園-69佳緣白領夫妻交友網
友秘約炮-69夫妻網同城-約炮神器排行榜-69夫妻交友網
色情漫畫-約炮神器-69夫妻論壇-69夫妻交換網
嫁我網-約炮吧-夫妻真實交友網站-夫妻互助交友論壇
約炮網-91夫妻歡樂交友-51夫妻家庭交友網站
同城炮床友QQ號-91pron夫妻論壇-沉陽同城床友交友網
重慶同城床友交友網-91夫妻社區-91夫妻視頻網址
成都同城床友交友網-章丘同城交友聊天室-91夫妻俱樂部
福州同城床友交友網-天津免費交友網-91夫妻歡樂交友網站
上海後花園交友-黑色絲網襪美女視頻-北京同城床友交友網
酒吧約炮-黑色絲網襪美女圖片-太原約炮吧
煙台同城床友交友網-黑色絲網襪誘惑-影音交友聊天室
情色小說-約炮論壇-黑色絲網襪-漁網襪美女視頻
成人情色網-絕對100婚戀網-深圳約炮吧-性感白絲網襪美女
知己交友網-濟南同城床友交友網-黑色絲網襪美女圖
上海同城床友交友網-大理市約炮群-黑色絲網襪美女熱舞
熟女情色網-知己交友網同城交友-同城第一情人網
已婚男女知己交友網-丫丫婚戀交友網-黑色絲網襪美女圖視頻
成都美女約炮群床友網-黑絲網襪美女的誘人寫真
麗的情色娛樂網-同城知己交友網-夜色伊甸園
已婚同城知己交友網-上海約炮網-愛寫真美女圖片站
韓國情色電影-三門峽同城炮床友QQ號-白絲網美女
免費同城知己交友網-鳳凰茶館聊天室-美女絲網套感圖片
免費床友交友網-成都寂寞女找床友-文愛聊天記錄截圖
聚緣網-網頁美女聊天室-最刺激的文愛聊天記錄
網上交友約炮-上海1夜情社區-少女文愛聊天記錄截圖
廣州58同城交友網-約見愛情交友網-情人交友網站哪個
大東區艷遇網-杭州富婆俱樂部-聊城市ONS交友
南京市同城一夜情交友-同城約會交友視頻聊天
ONS交友論壇-午夜同城交友聊天社區-富婆找男人俱樂部
情色視訊-聚緣網下載-免費ONS論壇-金鳳凰富婆俱樂部
伴遊網-免費同城床友交友網-裸聊在線視頻
美美伴遊網可以約炮麼-非主流交友網-同城一夜交友網站
傻妹情色網-美美伴遊網-蘭州同城交友珍愛網
中國伴遊網-伊秀情感網-午夜聊天交友社區
私人伴遊網-伊秀女性網-午夜視頻聊天室大全
情色動漫-美美伴遊網約炮-長沙同城床友交友網
情色成人-愛伴遊網-免費午夜視頻聊天室-日照徵婚交友網
上海伴遊網-武漢同城床友交友網-午夜視頻聊天室下載
成都伴遊網-台州同城床友交友QQ-午夜聊天室你懂的
北京伴遊網-泰安同城床友交友網-慾望都市視聊網站
蘇州伴遊網-西安同城床友交友QQ-視聊網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