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滿18歲者請勿觀看以下內容~
如有作者反對貴文章於此請留言,我看到後會盡速移除~

如有看到好的文章歡迎以留言方式提供給我~若我也喜歡就會轉貼於此~

2010年4月26日 星期一

[轉貼]我們會在虛幻和現實中找一個融合點

作者:不詳


我們會在虛幻和現實中找一個融合點
,送你一段難忘經歷!
大學的生活很空閑。我和阿靜為了自縛方便租了一間房和住。那天我和阿靜去公園,阿靜開玩笑的說“我們倆字打來到這還沒自縛過呢,下次自縛時我們倆把鑰匙放在這。” 這個公園一到晚上就特別亂經常看見一批一批的流氓再轉來轉去得,還經常發生一些強奸案。我第一次的性交就是被人輪奸,所以一提強奸這兩個字我很害怕,我催著阿靜趕緊走,阿靜一定要我在這裡藏幾把鑰匙,我雖然不明白阿靜是什麼意思可還是藏了。

這天阿靜回來時我要不要玩個新鮮的?我問阿靜是怎麼回事,阿靜說她還發現有一個女生也很喜歡這個說想和我們一起玩呢。   多一個伙伴當然好了,我就答應了。   
晚上阿靜對我說“我們已經商量好了,我們三個輪流做今晚是你。”   
我問阿靜怎麼做呢?阿靜告訴我“今晚張旭在我們後面的街拐角等你你自縛好去找她,我把你藏的鑰匙交給張旭了,她帶你去玩。” 我聽了阿靜的,時間差不多是我開始自縛了。   
我把一個大約一寸多粗的假陽具插進我的陰道,這個假陽具的功能很多,是我特意定做的。   
假陽具分成兩截除了正常的振動以外,第二擋假陽具可以模仿男人的陽具在我的陰道裡前後伸縮,如果我的陰道裡沒有淫水潤滑的話我會感覺是有人在強奸我;然後是兩截假陽具可以向相反方向旋轉這更加深了增加對我的陰道的刺激這會讓我忍不住的興奮。   最後一檔是這個假陽具的上面有很多觸點可以對我的陰道和子宮口放電刺激,如果到了這一黨不管我的陰道裡是否有淫水潤滑當電擊開始的時候我都會產生被人強奸的感覺。   
在假陽具的最前面我模仿我的鐵貞K 帶加了一個鐵球,鐵球的最前面當然是有一根探針。功能也差不多,如果我的陰道放松的話鐵球就會一次又一次的撞擊我的子宮口,而鐵球最前面的探針就會穿過我的子宮口進入我身體最深處放電。這樣我放松陰道鐵球和探針會虐待我的子宮如果我加緊陰道的話假陽具會不停的玩弄我的陰道。   
如果這幾個功能全都用在我身體的內部的話,因為我受過輪奸的滋味,我想輪奸帶給我的痛苦也不會比這更強烈。   阿靜前幾天剛剛知道還有脘腸的玩法,她執意在我的肛門裡插入了一個肛門塞,然後用一個袋子裝了部知一袋子什麼液體又用一根管子和肛門塞相連,把袋子掛到我的背後。這樣一打開肛門塞的開關我就會一邊走一邊被自動脘腸。   
後我給自己做了一個龜甲縛,因為是給自己做我會怎麼都拉不緊,在這之前我把所有的麻繩都沁濕了,要知道麻繩會縮水,干了以後就會勒得非常緊。我用繩索把我的雙腿捆縛好,因為我只要走一百米就可以所以我只在我的兩腳間留了大約有三寸長的繩索。不過我也要小心翼翼,以為我的捆縛法是用來慢慢的減少我的行走能力的。如果我的活動太劇烈,這三寸長的繩子會縮到腿上,這樣我的兩只腳就被牢牢地捆到一起。   
我給我自己戴上腳鐐,腳鐐之間也只留有三寸的鐵鏈,我要帶腳鐐的原因是怕我有意外情況是會想辦法磨斷繩索,這樣就算是我磨斷了繩索我的兩只腳還是被束縛在一起的還是無力掙扎。   
我在腳鐐上面還拴了一對鈴鐺,現在我只要挪動腳步鈴鐺就會提醒別人注意我。我想到如果有人發覺了我我是逃不掉的也是無力反抗的,就算是我學過武術可是我身體用的這些自虐用品也會讓我乖乖的被人為所欲為。想到這裡我的身體就在發熱。不過我還是不想有這種意外發生。我試了試鈴鐺很響。   
然我又用一根繩索給我自己做縛乳乳罩,我貼著乳房在乳房的上面繞了三根又在下面繞了三根,每繞一拳我都打一個結。這個結只能向著繩索的兩邊抽緊,換句話說就是越勒越緊不管怎樣都不會自己松,最後一圈我繞住了我的兩個乳頭,我把繩索拆散了一節,正好把我的乳頭塞在裡面。   
然後我把繩索拉緊,我的兩個可愛的乳頭立即因為血液不流通而紅腫彭脹,我最後在身後系好。我又用一根繩子在我的乳峰之間把我的縛乳乳罩從乳溝裡把幾圈繩索都拉在一起。然後再用兩根細繩把我的乳頭上下連在縛乳乳罩上。立即我的胸部向前突出可是因為乳頭被繩子成十字縛住,每個乳房又以我的乳頭為中心被勒成了四半。   
可是我的乳頭現在很難過了,我現在上身一點也不能動要不我的兩個腫脹的乳頭會因此而痛苦難忍。我用繩索系在縛乳乳罩的上邊繞過我的肩頭在後面系好。乳罩的下面用繩子和腿上的繩子連在一起,又連在龜甲縛上。現在不管我牽動身體上面的那一根繩子我的兩個乳頭都會受到痛苦的折磨。   
我又做了一個縛陰丁子褲,丁子褲在我私處有三根繩索過一會和龜甲縛的繩索一起折磨我的私處。我在做丁子褲的繩索上面大了很多的小節,又把丁子褲和我的乳罩和腿上的繩索系在一起,這時阿靜教我的,這樣我每走一步我的私處和乳房都會受到極大的折磨。   
我用銅鎖把我的假陽具和肛門塞都鎖在了折磨我私處的繩索上。這樣這個假陽具和脘腸用的肛門塞在開鎖之前會一直留在我的私處。 就算有人強奸我時把他們拔了出來,這樣也可以提醒男人們干完後在給插進去,因為任何一個男人如果可以給一個漂亮的裸體女孩子的陰道隨意插入假陽具爾又不會有什麼後果的話誰都不會拒絕。   
這樣就保證了不管到什麼時候我都要忍受假陽具和肛門塞對我陰道子宮和肛門的劇烈折磨。同時因為拔的時候會非常痛苦,這樣也可以避免我自己在沒有開鎖之前因為難受拔出假陽具來。我把我自己做的電源掛在我的腰上,這個電源可以保證假陽具工作四十八小時。這個時間可以保證我的身體出現不斷的高潮。   
電源的開關是感應人體的分成幾種情況。一種是開,只要有物體接觸到過開關陽具就會開始工作,有一種是待機,就是我的陰道夾緊時假陽具就會自動開始工作玩弄我的陰道,還有一個作用是如果我夾的太緊時我身體內部的鐵球就會在一個轉輪的帶動下自動的撞擊我的子宮,這也是我要小心避免的。   
還有一種是關,只有開關感應到其他人的身體假陽具才會停止工作,我自己是無法關的。這樣可以保證在我實在忍受不下去的時候只能找其他人來關。 如果我不湊巧找到的是一個男人那麼關了之後會發生的事情只能會是我這個被牢靠的束縛著並且給自己帶很多控制自己身體用的自虐用品心甘情願不要反抗能力的可憐而漂亮又性感的裸體女孩子受到強奸。這也是我最不想發生的一種意外。我現在變得小心翼翼的。   
現在我開始給阿靜作束縛。我先把一個跳彈塞在阿靜的陰道裡,跳彈開始跳動著玩弄著阿靜的陰道。我把阿靜的私處和乳房捆好,又把繩子連在一起。我讓阿靜騎到木馬上面,阿靜把她可憐的兩個花瓣放到木馬朝上的棱角上面一臉痛苦的坐了上去。所謂的木馬就是一根三角的木頭,下面用四個腳支好,最尖的一個棱角朝上。女孩子坐上去之後正好兩個花瓣的正中央騎在棱角上。就像是阿靜現在這樣。我又把阿靜的肛門塞了一個肛門塞。我也會讓阿靜試試脘腸的滋味。   
我把水袋吊在房頂,用橡膠管和肛門塞連在一起。我在水袋裡加的不僅僅是肥皂水,因為這個肥皂水我事先在阿靜沒注意的時候煮過辣椒。過會辣椒水灌進阿靜的肛門裡,我想會讓阿靜滿足的。可憐的阿靜這時還不知道她要被用辣椒水來脘腸。我忍著繩索對我乳頭和私處的折磨,用一副腳鐐把阿靜的雙腳銬住。因為我打算讓阿靜在我回來之前一直騎在木馬上面,所以腳鐐之間我一點鏈子也沒加,現在阿靜的雙腳被牢牢地銬在一起。   
我又把木馬下面准備好的一個四五十斤的砂袋掛在阿靜的兩腳之間,這樣阿靜的私處受到的折磨會遠遠超過她自己所要的。我把砂帶下面的凳子推倒,阿靜“阿”的一聲,一邊喊疼一邊質問我“你在我的腳下到地掛了些什麼?”阿靜現在因為騎在木馬上面所以一動不敢動,她每一動她的私處都會受到更大的痛苦。   
我把阿靜的雙手用手銬倒剪在背後銬好,阿靜不知我還要怎麼整她驚慌的望著我。事前我和阿靜往房梁的上面掛了一根繩子,繩子的一頭捆了一個放在衣櫃頂上的重砂袋。砂帶大概有一百斤。現在用上這根繩子了。我把繩子的另一頭打好繩套勒住了阿靜的手腕,阿靜一下子明白過來我要做什麼。   
阿靜晃動著雙手極力要把手從繩套裡面掙脫出來,可是我又怎麼會放過她呢?我把沙袋從櫃子頂上拉扯下來。阿靜頓時間倒背著雙手被高高的吊起。   
可是她的腳底下也被我掛著沙袋,所以她的身體現在被上下兩個拉力拉的直直的,因為還在極力反抗的原因身體在木馬上面晃來晃去,可是因為私處正好摩擦木馬的棱角越晃受的痛苦越大。   
阿靜大喊快把我放下來,我聽得煩了把一個堵口球賽到了她的嘴裡,又把堵口球在阿靜的腦後鎖住,現在阿靜再也說不出來話了。 可憐的阿靜恨恨的看著我,現在她一動不動。我知道她在想什麼。   
吊著她的雙手的繩索在靠近她的手腕的地方是用一把鎖連在一起的。因為有的時候我們倆會自己吊住自己,等到了我們無法忍受的時候就把鎖打開,這樣我們就可以脫縛,所以鑰匙一直插在鎖上的。她是想等我走了之後再把鎖打開。   
我用一根細繩把阿靜私處的跳彈和插在肛門裡的肛門塞系在一起,又把繩子慢慢的拉緊。肛門塞和跳彈緊緊的夾著阿靜陰道和肛門之間的嫩肉,隨著阿靜的身體晃動慢慢的相互摩擦。   
阿靜這時一張漂亮的小臉布滿紅暈,她在極力的忍受著這種還沒有經歷過的刺激。我把繩子拴在木馬上,這樣阿靜如果在木馬上面晃得太厲害就知道什麼叫前後夾攻了。   
我把阿靜的眼睛蒙好友拴在她的背上省得讓我看了心煩。現在該輪到我給我自己做最後的束縛了。我先披上大衣,在腰間系好。我給我帶上了一個眼罩。這種眼罩和其它的不同,為了還要走一段,我帶上之後大約還是能看到一些東西,不過也是很有限的大概只能看出我眼前兩三米左右。   
我用一個堵口球塞到自己的嘴裡,和眼罩系在一起,仰起臉後捆到我的傅乳乳罩的後面。這樣一來我的頭是低不下來的,如果我要走路的話,只有慢慢的往前試探著走。我把阿靜的脘腸器的開關打開。微紅色的辣椒肥皂水汩汩的壓入阿靜的肛門。   
阿靜嗚嗚的叫了起來感覺到肛門裡灌入的並不是普通肥皂水。拼命的扭動著自己的可憐的屁股。阿靜就算是知道自己上當了又怎麼樣呢?她只有等我走了以後用鑰匙開鎖把吊著自己的繩索放松,不過我是不會給她這個機會了,我搶先把鑰匙拔了下來。阿靜不知為什麼一下子慌了神,我感覺到很奇怪。因為就算是肥皂水的原因,阿靜也知道我很快就會回來不應該慌成這樣。   
不過我現在是不可能再考慮這麼多了。我打開了我的脘腸器的開關用一副手銬把我的雙手吊在背後,慢慢的試探著挪出門去。我還沒走兩步就感覺到現在的我如果不觸動我的陰道裡的假陽具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了。因為只剛剛束縛阿靜的動作假陽具就已經在我的陰道裡開始震動了。我現在只能按照我自己的設計緊緊的用我的嬌嫩的陰道夾住假陽具因為我現在不可能反悔了。   
我對自己的束縛做得很好如果現在我想把它停止只能是一個夢想。按照我的設想我的陰道夾得越緊假陽具玩弄我的陰道就會越強烈。我徒勞的試著用我可憐的吊在背後的雙手去接觸電源線。不過一點作用沒起如果說有一點作用這只是讓我的繩索勒得更緊。就因為我的這個簡簡單單的掙扎假陽具在我的陰道裡又加大了一當,假陽具的前後兩段在我的陰道裡方向相反的轉動起來了。   
我極力的放松著我的陰道以減少假陽具轉動時對我的陰道的刺激。我小心的加快我的步伐。因為通往我的脘腸器的導管是用冰凍住的在我的體溫的溫暖下我感覺到冰在很快的熔化。很短的時間內我就會灌腸了。如果我到那時還沒找到張旭我會很難過的。   
我用我視線不清的雙眼無助的向前望去,視線之內一片灰蒙蒙的。因為現在已經很晚了所以路人很少。多虧了路人很少我在一路上才沒出什麼意外。   
街上的路燈在我看來都是灰蒙蒙的。我小心的躲過每一個燈光,在陰影裡穿插。因為這樣我在路上用的時間遠遠超過了我的想像,我現在真是很害怕被脘腸。   
一陣深秋的涼風掃過我緊緊束縛的身體我感覺我的身體變得更加火熱,我的兩腿之間的假陽具在不停的蠕動著。我一邊慢慢得挪動著我的腳步一邊極力克服我想夾緊陰道的本能,我感覺到我的淫水順著我的大腿內側在往下流。腳上的鈴鐺在這安靜的夜裡顯得震耳欲聾。   
一剎那我本能的想轉身回去,可是這時插在我肛門的肛門賽中流過的火熱的液體又讓我清醒過來。我能聽到我背後連在肛門的導流管裡的液體正在汩汩的流向我的肛門。   
我突然有了一種想去廁所的感覺,可是因為我的肛門被牢牢地插死我現在是什麼也做不了只好在心裡盼著灌腸的時間再短一點。可是我的身體內部的感覺讓我現在非常的不舒服。不管灌腸水流到哪裡哪裡都會變得火辣辣的然後就是劇烈的疼痛。   
原來不光是我給阿靜的灌腸水裡加了調料,壞壞的阿靜也同樣在給我的灌腸水裡加入了辣椒。我的每一次呼吸都帶動了我的小腹的陣痛。我的每一次呼吸我的縛乳乳罩對按照我自己的設計緊緊的勒住我的胸部讓我呼吸困難,我每呼吸一次我的兩個粉紅而小巧的乳頭都同時傳來一陣難忍的疼痛。我留出了大量的汗水在順著繩子往下流。我的細嫩的皮膚早已經被粗糙的麻繩磨出了一條血痕,現在在被汗水一洇,在繩索摩擦皮膚產生的瘙癢中還有針扎的一樣刺痛。   
我每走一步我的私處都會傳來一陣讓我顫抖的痛苦,隨著痛苦還有我的淫水一起流出。   
我感覺越來越不舒服,短短的一百米漫長的就像是一裡。我終於投過我半透明的眼罩看見了拐角。可是讓我感到害怕的是我一個人也沒有看到包括張旭。   
我無助的靠在電線杆上任憑各種束縛用品對我身體進行折磨。我的私處因為繩索的摩擦變得又紅又腫,假陽具的轉動這時已經成為我的痛苦。我的胸部因為繩子的牽動向前聳立著在夜色中兩個充了血的乳頭閃爍著驕傲的光澤。   
在這些折磨中我到了我今夜的第一次高潮,我的身體還靠在電線杆上,因為如果我倒在地上現在的我無法自己重新再站起來。高潮過後我清醒過來很慶幸在這段時間沒有人經過。   
我盡量用我視線狹窄的雙眼看清附近,可是還是沒有看到人影。我困難的轉過身體注意到繩索還在按照我的設計在無情的扯動我的嬌嫩的陰唇和可愛小巧的乳頭。   
我轉過身來看到街邊的板報上面寫著一行字, “南南,張旭不回來了,我沒讓她來這裡,你要自己到公園去找到鑰匙,阿靜。”我看到就像是被閃電擊中一樣呆呆的感覺到了這個城市是如此之大,遠遠超過了我平時的想像。   
我想再回去的話因為阿靜也被我吊了起來,我的雙手因為受到了限制不可能再給阿靜解脫。   
我現在只有自己去拿鑰匙。我的緊張讓我在不知不覺中加緊了陰道假陽具感應到自動的加大了一檔。假陽具的末端在我的陰道進進出出,分分秒秒都像是有人在狂熱的愛我。最糟的是假陽具帶動了繩索也在一緊一松的刺激我。   
我身體上的繩索一松一緊的刺激著我讓我很難繼續忍受下去。繩索在我的細嫩的皮膚上蹭來蹭去每蹭一下都讓我後悔為什麼捆得這麼牢靠。我現在離公園還有二百米左右。這二百米在現在的我看起來就像是天涯那末遙遠。我無力的扭動著我的雙腳向公園走去。這一路上我的高潮不斷,淫水一直淌到了我的膝蓋。我每走一步都要停一下要不接連不斷的高潮會讓我喪失理智。   
我終於走到公園,我的感覺讓我實在無法忍受。我靠在了一塊牆壁上面感覺著我的又一次高潮。我的小腹的陣痛已經發展到的讓人非常痛苦的地步。   
我的呼吸急促掙扎著想讓身後的雙手掙脫繩索和死死的拷緊的手銬,拔掉通向我的肛門的導流管。可是這只不過是徒勞,繩索和手銬把我纖纖的雙手還是一點不留情面的吊在我的背後,根本沒辦法掙脫。   
就在我拼命掙扎的時候插在我兩腿之間的假陽具又開大了一檔。一道讓我全身震撼的電流打穿了我的陰道和我的子宮。   
我覺得渾身一震,淫水像救火車噴出的水一樣竄了出來。我的身體緊緊的向前蜷著,我不由自主的用陰道加緊假陽具。可是我越加緊電流和假陽具的插動對我的刺激越大。   
我扭動著身體呻吟著。就在我極力掙扎的時候有人走了過來。我強忍著身體的一陣陣感受就這樣蜷縮著身體向公園深處挪去。我暴露在大衣下面的雙腳暴露了我。我每挪動一步鈴鐺就會響個不停。   
我心裡真是恨死討厭的鈴鐺了。可是我的兩腳之間只有三寸的繩索又怎麼可能走得快呢?   
我還沒有走多遠身後的人就跟上了我。我聽他說“小姐你的嘴上帶的是什麼?”我不由得又羞又急,不敢扭頭看他,只好拼命挪動身體,但起不了什麼作用,反而增加了誘惑力。 他打身後抱住了我,一抱住我就發現我的兩只手被捆在身後,我更是無地自容了,只好緊閉著眼聽天由命了。誰讓我是自己送上門來。   
他又招呼了一個人把我架到了一個陰影。我感覺我的大衣被人脫了下來四只大手在我的裸體摸來擰去。然後我的兩腿中間的東西也被人發現了我的眼睛緊緊的閉著羞得滿臉通紅,有人在拔插在我兩腿之間的假陽具。   
就像是真的被人插動一樣,假陽具每一次的動作都會引起我的身體的強烈反應。我扭動著身體無可奈何的站在那裡感覺著我的陰道被假陽具插來插去。就在這時我聽到有人喊“你們在干什麼?”抱著我身體的兩個人一哄而散。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因為我還是站著的最重要的是我不知道來的是什麼人,而且我也不想讓任何人看到我現在的樣子,我殘留的目光看到了旁邊一條不知伸向哪裡的小路。我扭轉身快步走去。這時一個讓我銘記在心的錯誤發生了。   
我轉身的時候忘乎所以之下加緊了陰道。假陽具前面的鐵球在轉輪的帶動下毫不留情的撞在我的子宮口。鐵球前面的探針深深地從子宮口插入了我的子宮。探針在我的子宮內部開始放電。鐵球按照我的設計一下一下的撞擊著我的子宮口探針在我的身體最深處發出讓我眩暈的電流。沒有一個女孩子可以忍受這種折磨,我也不例外。   
雖然是我自己設計好的可是我實在是不想讓他在這時發揮作用。我的身體在電流的刺激下變得綿軟無力。每隔一個固定時間我都會被這套假陽具刺激的身體反躬起來。我無力的歪倒在冰涼的土地上。   
我聽到有幾個人圍了上來,有人說“看這個小妞長的還挺水零,胸部也挺大的。還給綁得嚴嚴實實的。好。” 我一聽就知道又沒遇到好人。我向哀求他們可是我的嘴帶著堵口球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有人將我的陰唇上的繩子撥開,玩弄著我的陰唇。以後的事,就不用詳述了,幾個男人先把我兩腿之間插的假陽具拔了出來。因為假陽具是和繩子鎖在一起的,假陽具每往外拔動一點我都會覺得有人在用刀劈開我的雙腿。幾個男人輪番壓住我,因為我的淫水在這之前已經流出很多我在這時並沒感覺到疼痛。讓我最恥辱的是,我本來是無力拒絕所以才讓他們為所欲為,可是在經過他們玩弄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反而有了高潮。   
一個女孩子的高潮是瞞不過男人的,很快他們就發現了。他們一邊玩弄著我一邊還對我說“哥哥的本事很大吧?這麼快你就來了。”我被他們說得滿臉通紅,可是還在下意識的扭動著身體,我的兩腳越夾越緊。我的高潮接連起伏,一次接著一次。最後他們終於玩弄夠了,有一個人對他們的同伴說“我見過這個女的。她在附近的一個大學上學,住的離這裡不遠,不知道今天她怎麼會捆成這個樣子在這?”   
現在的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而且我更不願意他們知道我是誰。   
我聽到有人回答“聽說他們學校有的女孩子很變態喜歡把自己捆的像一個粽子似的,她現在就是把?”   
又有人說話“那我們把她送回去,什麼時間我們沒姑娘玩了就去找她們”   
剛才的那個聲音極力反對“那可不行萬一她把我們告了呢?”   
“玩這個的都是見不得人的,你看這女孩子早不是處女了,早不知因為這個被人玩了多少回了?她還害怕我們給他傳出去呢。要不她怎麼還有臉見人?” 大約是其他幾個人都贊成這個說法,他們把我又架了起來,把我送回家。   
剛才我出門的時候為了回來時方便就沒有鎖門,只是為了阿靜的安全把手柄扭到了鎖的位置。如果不扭動手柄門是不會開的。 很快就到了我租的住所,有人敲門,可是現在的阿靜還應該在痛苦中掙扎又有誰會來接我?   
很長時間過去有人等得不耐煩了,發現一擰門把手就可以開門。   
我被帶到了院裡。院子裡靜悄悄的,這麼長時間一直沒有什麼動靜。只是隱約的傳來一陣陣的呻吟聲。就連可憐的我在痛苦和快樂中掙扎的空隙中都可以聽見。同樣可憐的阿靜。   
只聽見有人說“這裡還有一個”我就知道阿靜也難逃這一劫了。   
我被帶到了屋子裡,有人說“這裡就她們兩個住,把門鎖上我們就隨便了。”真的有人去鎖門,我聽到院門沉重的撞擊聲和上聲。 有人低聲說“小點動靜,還有鄰居呢。”大概是因為不方便的原因我的眼罩被取了下來。   
我看見阿靜還是很可憐的吊帶木馬上。阿靜的私處和我的一樣又紅又腫。不過我的是被這些男人們玩的時間太長了,而阿靜的是因為在木馬的上面的時間太長了私處被磨的又紅又腫。   
阿靜也聽到了男人們的說話知道大事不好可是也無能為力。大概是被吊了很長時間的原因,我出去的時候阿靜蜷縮著身體傾斜著自己的手臂以減輕對自己私處的折磨,現在阿靜的身體在木馬上面被吊得筆直絲毫不動,只是時不時的呻吟著。   

感覺到了男人們不懷好意,阿靜的身體都沒有掙扎一下子。男人們大概是覺得解繩子太麻煩了找了一把剪刀把拴在阿靜身體上下的繩子都剪斷,把阿靜放了下來。   
阿靜因為騎木馬吊起和脘腸的時間太久了,被放開了雙腿也是一動不動任憑男人們把她並排和我放在一起。 我用身體碰了碰阿靜,阿靜也是練過武術的,我覺得他們只有四五個人如果阿靜可以搞出很大的動靜說不定可以把他們嚇跑。阿靜真是因為束縛的時間太長了,只有男人們開始進入她的身體之後才開始慢慢的蹬動兩條布滿繩跡的腿。   
可是一點作用也沒有,因為男人們的陽具已經從她還沒有被人經歷過的私處蠻橫的進入了她的身體內部,牢牢地控制著她阿靜的兩條腿與其說是掙扎不如說是盤在了男人的身上,反而增加了她的誘惑力。就是這樣還是有一個男人在牆角拿了繩子把阿靜的雙腳分成了一個大八字捆在了床頭。   
男人的身體在阿靜的身體內部快速的插動。每插一次阿靜都會從堵著的嘴裡擠出一個呻吟。阿靜因為是第一次的原因身體在劇烈的抖動,男人們發現她還是處女就都輪換著壓到了她的身上。阿靜因為眼也是被蒙著的都看不出來是誰拿走了她的第一次。頭一個男人從阿靜的身體上面滾了下來在我的旁邊休息。他吃驚的說“你們看這兩個騷貨,肩膀上都掛著一個袋子,還有一個皮管連著屁眼。”   這個男人跪在我的另一邊好奇的抓住我的肛門塞使勁一拔。   
我本來肚子裡面就已經疼了很長時間,只是因為肛門塞的原因無法排泄,這一拔我就再也忍不住了。就聽噗哧一聲從我的肛門就噴了出來。正好噴在那個男人的手上。   
這幾個男人這才知道我倆肩膀上面掛的袋子是脘腸用的。   
我排了之後小腹一陣輕松,兩腳使勁往身後一蹬,正好蹬在了那個男人的肚子上。這一下子就把他從床上蹬了下去。那個男人哎喲一聲,說“這個騷貨還聽浪”。我聽了氣得很,翻過身子還要踢他一腳。可是我的身邊還有兩個男人,還沒有等我踢呢,就把我摁住了。   
一個男人掐住我的陰唇擰了一把,我立即疼得渾身沒了力氣動彈不了。被我踢下床的男人在牆角拿了繩子把我的雙腳也把在了床頭,又從我的脖子上套住連在了床幫上。   
我的身體現在被上下兩個繩子扯的直直的一點也不能打彎。我現在心裡是真恨為什麼我們不把繩子收好。男人們從我的身體上坐起,商量怎麼整治我。   
一個男人出了一個真正是臭不可聞的主意。他把阿靜用的脘腸管用一個夾子夾住,拔下插在袋子的那一頭。緊接著我驚慌失色的看見那個男人把那一頭從我的堵口球正中間的圓孔裡插過,一直插到了我的咽喉裡。   
我拼命的左右擺動我的頭部。可是我的堵口球是和我的身體上面的繩索拉緊的,我的脖子上面還有一根繩子拉在床頭。我的掙扎又有多大作用。那個男人摁住了我的頭部把脘腸管一直插進了我的喉嚨。   
我一陣陣的惡心,極力要把脘腸管吐出來。可是脘腸管從我的堵口球之間深深插到了我的喉嚨裡,我對此一點也是無能為力。   那個男人把夾子拿了下來。我可以看到一股股說黃不黃說綠不綠的液體從脘腸管裡流向了我的喉嚨。我把頭扭到了另一頭,可是一點作用也沒有。一股又臊又熱臭不可聞的稀湯夾雜著一些固體顆粒流到了我的喉嚨。   
我改用鼻子呼吸,看著稀湯終於停止了流動。男人看到沒有給我灌下去,又把脘腸管向我的喉嚨深處插去。一直插到了我的食道裡才停手。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食道一陣陣的蠕動,我眼看著稀湯從阿靜的肛門流向我的喉嚨。討厭的阿靜這時肯定感到了輕松,因為我的眼神看見阿靜的腹部在用力的收縮著,竭盡全力排除她身體內部的液體。   
大部分的稀湯從我的食道灌了下去,還有零星一點返到了我的嘴裡,又順著我的嘴角流了出來。   
一個男人把我身體掛的袋子又重新裝滿了水掛了起來,又把肛門塞插進了我的肛門。   
我現在不光是嘴裡在被灌著,我又重新開始被脘腸了。   
水流得很快一會就灌進了我的肛門。男人們還不想罷手,重新找了一個飲水機用的水桶。   
他們把這個水桶灌滿了水,把脘腸管的另一頭插在桶口再把桶底部鑽出了一個洞,吊在屋頂。   
男人們圍在我的身邊看著我,我努力的扭動身體想躲過兩根導管。   
男人們並沒有把我的束縛解脫。我的扭動不光是增加了我的風騷,還讓我經歷了更多的無法忍受的痛苦還有快樂。   
我現在流的不光是因為灌腸而流的汗水還有我一次次衝動時排出的淫水。這些在我的身體下面彙集在一起成了一個人型。   
一個男人不知什麼時候去廚房拿出很多的烹調調料,站在桌子上面倒在了倒吊著的水桶裡。也就是很短的時間我就感覺出這些調料把我身體內部的清水增加了其他的味道。這種經歷比阿靜給我用的辣椒水還強力。   
我的小腹的疼痛很快的就蔓延到了我的全身。我這時候疼的一動也不想動。   
一個男人看我不再扭動,把我下身掛著的假陽具又插回了我的陰道。假陽具一直插到了我身體的最深處。   
陽具前面的鐵球在轉輪的帶動下毫不留情的撞在我的子宮口,鐵球前面的探針深深地從子宮口插入了我的子宮。探針在我的子宮內部放電,鐵球按照我的設計一下一下的撞擊著我的子宮口,探針在我的身體最深處發出讓我眩暈的電流。每一次插動都讓我到了地獄然後又使我回到了天堂。   
沒有一個女孩子可以忍受這種折磨。我也不例外。   
假陽具每在我的身體裡插動一次,我都會把身體先是反躬起來,小腹突出很高;然後再在假陽具的帶動下向正面蜷縮,擠壓我正在被灌水的小腹。   
我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蠕動著身體。幾個男人又用電線電擊我的兩個乳頭,最後索性把電線的一端系在我的乳頭上面,另一端連在了我身體掛的電源上。然後站在一邊看著我在那裡在電擊下蠕動。我就這樣一會到了天堂一會又進入地獄。   
我吃的本來就不多,我被灌了阿靜排出的糞便這麼長時間我的胃早已滿了。   
我隨著一陣陣惡心把阿靜的糞便也一陣陣的往外吐。可是我的喉嚨裡插著導管,我是吐不到外面的。   
隨著我的胃一陣陣抽動阿靜的糞便由被我從導管裡壓了回去。最後一直到我胃裡半消化的食物也隨著阿靜的糞便一起壓了過去。我在這邊壓,阿靜在那面就能感覺到肛門裡又被灌入了東西,阿靜就再往我這裡排。   
就這樣我一回給阿靜灌腸,阿靜一會又用她的糞便給我洗胃。   
阿靜的身體下面也流了很大一攤汗水和淫水的混合物。   
幾個男人在阿靜的上面玩夠了,都站在我的旁邊看我被強制的灌下阿靜的糞便。   
房頂上面吊著的水桶已經空了一半,水流的速度已經很慢了。我的小腹高高的鼓起,調料的混合物從我的肛門進入我的大腸,又因為大腸被灌滿在灌入我的小腸。   
一個男人勝利的拿著一個我不只是做什麼用的工具,對其他人說“你們看這是導尿管”   
原來這是阿靜一起買的,現在被他們發現了。   
這根導尿管在最不應該的時候野蠻的插入了我的膀胱。就像是我也是第一次脘腸一樣,他們也不知道導尿管的正常用法。插入的時候我疼得很,就像是他們在把一根鐵管插入我的尿道一樣。   
導尿管每在我的身體裡面插入一點,我本來已經被折磨無力的身體都會繃直。就像是過了一個世紀一樣,現在不管是什麼樣的刺激都會給我帶來無邊的痛苦。   
因為現在的我因為小腹的疼痛一動也不再動了,繩子的痛苦已經減輕了很多。主要是我的胃在抽縮,我也要痛苦掙扎的用我的被緊緊束縛的胸部呼吸,同時電流和巨大的假陽具的刺激也同時讓我進入地獄。   
時間不長,我的膀胱裡也充滿水了,我痛苦的從牙縫之中並處每一個呻吟。   
門又響了,幾個男人藏進了旁邊的屋子。原來阿靜讓張旭這時來找我們。   
張旭並沒有發現旁邊的屋子還藏著幾個男人。她直接就到了床前,看著我們倆可憐的樣子一陣好笑。   
她當然不知道我倆是被其他人搞成的這個樣子。張旭搖搖我又推推阿靜。我倆都痛苦的一動不能動。想對張旭說屋裡還有人,嘴裡堵著東西。我勉強睜開眼想給張旭眼神,可是不知什麼時候我的眼罩又戴上了。我只能無力的搖著頭。   
我的動作被張旭誤解了,她還認為我在怪她來晚了。張旭銀鈴一樣的笑了起來,對再次失望的我倆說“你們倆是不是還沒快樂夠呢?我也來陪你們。”   
張旭把院子門鎖好,又回到了屋裡,脫下自己的衣物。   
燈光下張旭嫩滑的皮膚越加潔白。張旭脫掉了所有的衣服,我透過半透明的眼罩可以從牆上的鏡子中看到她身體上的每一個細節。 張旭就站在我倆的床頭,好奇的看著阿靜肛門裡伸出的導管。從導管又看到了我的嘴巴。   
張旭說“唉呀你倆好惡心呀,連阿靜排出的屎你都來做洗胃用。還有你看你的肚子都多大了,還吊了那麼大的一個水桶。當心把腸子灌大了沒人娶你。你給自己還插著一個假陽具。這個假陽具還真是挺好玩的,還會動呢。一進一出的”   
我被張旭說得滿臉通紅,張旭用手惡作劇的頂了一下子我的私處插的假陽具。假陽具隨著張旭的動作頂在我的子宮,我身體深處傳來一陣陣說不出來的痛苦。   
我在痛苦的刺激下把身體反躬了起來。我在痛苦的扭動身體,張旭看得好笑抓住假陽具露在身體外的銅環用假陽具一插一抽的玩動著我。因為假陽具挺粗的插在我的陰道裡後被夾得很緊她要用了很大的力才可以順利的一次一次的插進去。   
我本來已經是精疲力盡了這下子被插的又來了感覺。淫水控制不住的往外流著,把張旭的手都搞濕了。   
張旭厭惡的放開了手叉開了雙腿向我示威。我現在雖然看不見旁邊房間,可是可以想像到那幾個男人現在肯定正站在朝著這邊的窗戶前看著這難得的一幕。   
我是在是忍不下去了。我的肚子一陣抽縮,又把阿靜的糞便從我身體內部吐了出來。花花綠綠的液體順著導管向阿靜的肛門溜了過去,很快又被阿靜抽縮著壓回了我的嘴裡。   
張旭都要看呆了,過了好一會才冒出幾個字“還有這麼玩的?”張旭搖搖頭一幅不可置信的表情。   
張旭從自己帶來的挎包裡拿出了腳鐐戴在自己的腳上。又拿出了堵嘴用的工具。和我的不一樣的是堵口球的後面是一根橡皮管。橡皮管的韌性很好,可以把堵口球勒在嘴裡。   
張旭把堵口球從頭上套了下去,橡皮管放在腦後,而堵口球放在了下巴上。這樣放暫時還是可以說話的,但是只要把嘴張大,堵口球就會落入嘴裡,這樣就可以堵住嘴了。   
張旭一邊說“我也陪你們玩一會”,一邊又掏出了繩子。   
張旭把繩子對折在自己的胸部上邊繞了一圈,又打腋下穿過在胸部下面再繞一圈。把繩子在自己的背後系好。   
富裕的繩子搭過自己的肩膀在乳溝之間把上下兩道繩索綁在一起。這樣一個簡易的腐乳乳罩就做好了。   
張旭的兩個乳房比我和阿靜的都要大。捆好之後真像是兩座小丘一樣,平添了許多誘惑。   
張旭在把繩子往左右分開,讓她的兩個乳頭也經受一些折磨。最後把繩子在背後系在一起。張旭把手銬從背後穿過繩子固定好。   她看看左右在牆角還有一個電擊器。她的腳料上面一點富裕的鏈子都沒帶,現在只好扭著雙腿走到牆角。   
張旭拾起電擊器,把上面的三根電線分別夾在自己的兩個乳頭和花瓣。電擊器是我和阿靜平時用來開玩笑用的,所以電壓挺大的。 張旭把開關撥開,俏臉立即飛上一朵紅雲。電池盒拴在了她的胸側。   
喜歡束縛的人都有一個共同愛好就是給自己創造一些難題增加自己掙扎脫縛的難度。   
張旭把手銬和腳鐐的鑰匙拔了下來遠遠的仍都漆黑一片的院子之中。張旭把手伸都背後的手銬裡銬住。   
張旭轉過身一步一挪得到了床前,一邊體會這一波又一波電流對私處和乳頭的衝擊一邊得意的彎下腰用銬在身後的雙手替我取下眼罩。   
我感覺到眼前一亮,趕緊無力的對張旭打著恐慌的眼神。張旭一愣順著我的眼神向身後望去。幾個男人赫然站在門口。   
張旭驚慌的張大了嘴。她已經忘了她現在全身上下一絲不掛。   
可是還沒有等她叫出聲。堵口球就按照她意願落入了她的櫻桃小口。堵口球不大不小正好堵了一個嚴嚴實實。   
鑰匙剛剛被扔到了院子裡而男人們站在屋門口,不松開雙手就不可能取出堵口球。可是要拿到鑰匙就要從男人們之間穿過。   
一個赤裸著全身帶著手銬腳鐐站在陌生男人面前的女孩子又怎麼可能靠近他們?張旭呃呃的叫著,一邊向床後躲去。十幾平方米的一個屋子能有多大?張旭還沒挪到床後面呢,幾個男人就已經把她抱住,然後放到了床上。   
張旭這回真是自己送上門來的讓人玩的,幾個男人毫不留情的脫下衣服,輪換著把自己的陽具插緊張旭的陰道。   
張旭激烈的在床上扭動著,從身上流出了一顆顆汗珠。一個男人開心的說 “三個裡有兩個還是雛呢,過癮!”   
那個男人不管不顧力量誇張的干著張旭。   
張旭在他的身體下面蠕動著身體把頭轉過一邊。張旭剛才剛把自己束縛好,這時陰道裡還沒一點淫水可以潤滑。隨著男人們的狂熱的硬干,張旭臉上身上都疼出了汗。   
第一個男人看了張旭大約二十幾分鐘。看張旭一直把臉扭到一側不看他,就把張旭的頭拽到床頭臉朝上的捆住。干了一會大概是要泄了,抽出陽具對著張旭的堵口球正中央的洞口,噴射出一股腥臭臊熱的白乎乎的精液。   張旭的嘴是被堵著只好任憑別人擺布。眼睜睜的看著精液射到了嘴裡。   
一個男人下去了又換了一個上來還是一點也不會憐花惜玉的狂插猛干。張旭被干的在床上扭來扭去還一點聲音都不能出。只要嘴裡一出聲精液就會順著喉嚨而下。   
幾個男人大約都干了張旭一小時左右,干完後就把精液射到張旭的嘴裡。   
最後一人滿足的從張旭的裸體上爬了起來,看見精液張旭一口也沒吃到肚子裡,捏住了張旭的鼻子。   
張旭的雙手在背後拼命的要掙脫開來。可是手銬還是牢牢地把她的兩只手反銬在背後,張旭的兩腿之間全是鮮血,中間還夾雜著一點淫水。女孩子就算是不同意,可是被男人們奸了這麼長時間也會不自覺的分泌出淫水了。   
張旭因為剛剛被干得太厲害的原因疼得臉色發白身子在床上滾來滾去。過了一會終於憋不住氣了,剛剛一吸氣滿嘴的精液就順著喉嚨而下。這回她再也無法拒絕。張旭貪婪的把男人們的精液吃到肚子裡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一晚的時間在長可是我們三個都被干了多次,現在的東方已經很亮了。那幾個人不敢久留,不過臨走之前也沒有放過張旭。   
他們把張旭疼得沒有一絲力氣的松軟的身體架了起來。張旭嬌嫩剛剛被輪奸過的私處被放到了木馬朝上的棱角上,又把張旭的雙手吊在了房頂繩子從房梁穿過繩子的另一頭掛著沙袋,沙袋就是我昨晚吊阿靜用的那一個,大約有一百幾。   
張旭單薄的身體被拉得筆直雙手在背後朝上吊著。最後在張旭的腳鐐之間又加了一個沙袋。張旭就這樣被吊了起來騎在木馬上。這個姿勢很難受,如果放松身體就被吊著,可是如果掙扎木馬就會摩擦私處。張旭流著眼淚痛苦萬分的低著頭。幾個人終於走了。我們仨就這樣繼續被這些工具折磨著。   
難過的一晚終於過去了,我的肚子裡面充滿了液體這讓我一動不能動。有的時候我順至在懷疑我的肚子為什麼還不裂開。   
我四處的假陽具還在不停的蠕動讓我痛苦越加強烈。我是一點也動不了。   
張旭則被牢牢地吊著。相信就是她想到了掙脫開身上的束縛,私處的折磨也會讓她放棄這個念頭。   
最後還是阿靜慢慢的恢復了過來。阿靜先把自己腳上的繩子松開,然後拔下了肛門插著的肛門塞。  
 那一剎那我感覺世界都變了一個樣,大量的糞便從我的胃裡噴射出來,讓我輕松很多。   
阿靜找到她的鑰匙,打開了身上的繩索。接著她把張旭放了下來。我是最後才解脫的,阿靜到公園找到了我的鑰匙,終於我也自由了。這個時候因為捆綁的時間太長了我的身體布滿了繩索留下的深深的痕跡。   
因為這個晚上發生的事我們三個人無法再在這個城市留下了。第二天阿靜和張旭就和學校商量轉學的事。我們在一個星期之後在南方的一個城市找到了一所新的學校。阿靜和張旭在一個月以後就到了新的學校去上學。   
在這一個月當中那幾個小流氓又找了我們好幾次,不過這回我們終於出了氣。阿靜拿著一個棒球棍把他們打了出去,這幾個人一個個被打得鼻青臉腫終於知道了我們的利害。好笑的是因為是被幾個女孩子打成這樣,這幾個人沒有臉往外說只好乖乖的自認倒霉了。   
經過這個晚上我因為腸胃灌入了大量的混合物所以一直病了一個多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