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滿18歲者請勿觀看以下內容~
如有作者反對貴文章於此請留言,我看到後會盡速移除~

如有看到好的文章歡迎以留言方式提供給我~若我也喜歡就會轉貼於此~

2007年11月26日 星期一

[轉貼]大學艷史 第三部

作者:插電娃娃

大學艷史 第一部
大學艷史 第二部

第一卷:廁所裡的舒慧

這裡是學校的24小時讀書室,平時一向沒人冷冷清清的讀書室,今天已經凌晨兩點了卻還是人滿為患。一對男女坐在角落的書桌溫書,一看之下男孩理著平頭斯斯文文,女孩是大家好久不見的舒慧。

舒慧今天可能是對眼前的男孩有著好感,雖然只是來學校的讀書室溫書,還是有細心的打扮過。已經是十二月天了,舒慧卻穿著今年流行的蛋糕迷你裙,加上露肩的黑色毛衣,仔細的看還會發現淡淡的彩妝,年輕清純中又帶著小女人的嬌柔撫媚。

“舒慧,這道經濟的問題要怎麼算?”

平頭男孩今年選修了一年級的經濟課,不過他可不是大學新生,一向把心思都放在追女生的上面的他,今年不甘願的重修了這門初級經濟。不過商學院多美女的風評並沒有讓他失望,一見到舒慧變讓他驚為天人展開了熱烈的追求,好不容易擺脫了舍監的魔手渴望正常愛情的舒慧,並沒有太刁難平頭男孩,於是就有了今天的深夜讀書聚會。

坐在對面的漂亮女孩甜美的聲音,早就讓男孩頭昏腦脹了,短裙下包裹著的白皙美腿,更是讓他不斷地隔著桌子偷瞄,至於題目要怎麼算並不重要。

可能是喝了太多咖啡提神的原因,舒慧跟男孩說了一聲以後便離開了讀書室往廁所走去,這時讀書室的男生們都忍不住的把視線放在舒慧修長的美腿上……“咕嚕”的吞了下口水。

學校這棟大樓廁所設計得很奇怪,男生廁所在二樓的讀書室旁邊,女生廁所卻建在一樓。已經是凌晨兩點了,懶得走樓梯下樓,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人在這個時候來用這間位置偏僻的廁所,舒慧想想便走進了男生廁所。這個決定卻讓舒慧被一個陌生的男子強暴了。

學校經久不修的壞掉廁所隔間門鎖,讓人很輕易的就把門給推了開來,粗糙的大手很快的就蓋住了舒慧想要大叫的嘴,男人的另一隻手沿著舒慧白皙的大腿往上摸去,隨著手的動作,舒慧忍不住的戰慄了起來。

男人的動作並不是一成不變的,靠著隔間門板男人的嘴往舒慧的嘴唇咬下,封住了嘴以後,空下來的手便隔著毛衣開始愛撫起舒慧渾圓的奶子起來,一輕一重的把柔著少女胸前柔軟如布丁的禁地,而原本摸著大腿的手,探進了舒慧蕾絲內褲的邊緣,往那羞人的花園挺進。

“不要……那裡不行啊……”

舒慧很想說出來,可惜被封住了的嘴只能發出無意義的“唔唔”聲,而男人根本不在乎舒慧柔弱的雙手對他抵抗的拍打。

舒慧根本無法抵抗陌生男人不斷在在自己身上遊走的雙手,很快的男人的手指順利地踏上了舒慧短裙下覆蓋的草地,從容的在舒慧的花瓣間散步,猥褻地柔弄著舒慧的嬌滴滴的下體,粗糙的手指開始往花園入口一步步的邁進。

被死死壓在隔間門板、雙腿被男人手掌撐開的舒慧,嬌人的聖地早已全無防備。男人並不急著攻陷面前清純的大學女生柔嫩的花園,而是慢慢地玩弄眼前無路可逃的獵物。享受著舒慧興奮驚慌的氣息噴在他的臉上,享受著舒慧花園被不知道名字的男人手指一寸寸挺進那羞憤欲絕的扭動。

舒慧這時全身發熱,整個腦袋一片空白,被舍監調春藥教過,接客無數的年輕肉體怎麼經得起男人這樣的玩弄,很快的舒慧放棄了抵抗,全身發軟依靠在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身上。

僅存的一絲理智告訴舒慧不能再讓自己花園遊走的手前進下去了,但是急促的喘息聲,短裙包裹著的滑嫩白皙美腿卻因為興奮而顫抖著,已經連站都站不直的雙腿,卻要舒慧怎麼夾緊來阻擋男人靈活而有力的手指?

“啊……”舒慧被封住的嘴發出的軟弱嘆息,徒勞無功的最後抵抗下,男人火熱粗糙的手指,最後還是滑入了舒慧發燙柔嫩的花園中,要品嚐清純大學女生的美味。

短裙下的手指正緩慢的出入舒慧少女最嬌羞的嫩肉,一陣電流衝上舒慧的全身,忍不住的舒慧身下的花朵分泌出了甜美的蜜汁,花瓣不自覺的收縮起來,好像深怕大膽火辣的陌生的指尖會突然的抽走。指尖輕挑濕熱柔嫩的花瓣被迫再次羞恥地綻放。

“啊……夠……夠了呀……不要在那裡……”

隔著褲子男人堅硬的肉棒同時的抵在舒慧放棄拍打軟軟垂下的小手前,舒慧從舍監變態的調教中下意識地主動地拉下了男人的拉鍊,掏出陌生男人的肉棒開始撫弄了起來。舒慧小巧白嫩的手指包裹著男人粗黑佈滿青筋的肉棒,原本因為穿著涼快而冰涼的手指卻帶給了男人火熱的肉棒特別的快感。

“唔,你這小淫娃還真是淫蕩啊,自己走進男生廁所就算了,還主動地幫我把肉棒給掏出來……虧你還長的一臉清純樣,剛剛在讀書室就注意你好久了,看來外面在傳的校花舒慧是蕩婦一個的傳言是真的了,今天妳就讓我好好的排泄一下吧,哈哈哈!”

舒慧空白的意識因為男人的嘲笑而回復了少許,看到自己的幼小如羊脂般的手正在套弄著男人巨大醜陋的肉棒,這似曾相識的一幕讓舒慧不禁懷念起舍監起來。恍神間自己粉嫩香甜的小舌也被男人給吸了出來,正不斷地纏繞著眼前想強暴自己的男人舌頭,吞下想強暴自己陌生男人的口水。

正當舒慧還在想念舍監的時候,冷不防男人一把扯下了舒慧粉紅色的內褲,剩餘的布片慢慢地從大腿上滑下,落在男廁所骯髒的地板上。被挑起的情慾跟知道難逃被強姦的命撸钍婊圩员┳詶壍刈约好撓铝说图缑赂e面粉紅色的胸罩,隨著內褲一起丟落在地板上。

舒慧這時全身只剩下那件勉強蓋住屁股的蛋糕短裙,光滑的身體面朝前的趴在廁所門板上,翹起了自己發情而渴望肉辦的肥美臀部。

“哈哈哈,我知道你是舒慧,全校的男生不認識你的大概沒幾個,可是你知道我是誰嗎?在男廁對著陌生男人把自己濕潤的屁股翹這麼高是要怎樣啊?”男人嘲笑的話語讓舒慧羞得無地自容,但是發燙的小穴正期待著滿足。

“請……拜託你……”舒慧細若蚊鳴的聲音嬌柔的祈求著。

“拜託我什麼?”男人故作不解,手指卻已經在舒慧濕透了的花瓣邊輕輕滑弄著,男人的舌頭也沿著舒慧的背脊從脖子一路舔下,強烈的刺激讓舒慧有觸電的感覺。

“求求你給我你的肉棒……我想要……”

“哦,你要我的肉棒做什麼?”男人的中指正在花瓣口輕輕的出入,拇指也搓揉著少女興奮充血的小肉芽。

“求求你用你的大肉棒,狠狠地把小婊子的浪穴給操爛……求求你……”這時對性交的渴望,讓舒慧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男人看著眼前全身雪般白皙、嬌柔清純的少女,穿著一條短裙翹著肥美的屁股用淫蕩的語句懇求自己,忍不住的血脈賁張,不等舒慧反應過來,很快的就把抵在潮濕粉紅色的花瓣上的肉棒,用力的插入。

“啊……終於進來了……好粗、好燙……就是這樣脹脹的感覺……嗯……”

“開心了吧?小姐,真是緊啊,喔……還一縮一放的,這麼想要不知道名字的男人的肉棒啊?……真是個小淫娃,你那個正在讀書室的男朋友知道你正在男廁裡被別的男人幹嗎?”

雖然舒慧這個時候正沉醉在背後男人的抽插中“嗯嗯”的叫著,可是聽到男人的嘲笑,還是讓她本來就因為興奮而發紅的俏臉,更加的紅了起來。

舒慧的嬌羞,讓男人更加的品嚐了清純大學女孩的滋味,粗大的肉棒從舒慧的小穴品嚐了少女的小穴獨有的緊縮感,天生麗質的舒慧經過舍監的調教後,粉色小穴強力的吸力能給男人帶來更大快感。

之前的那些嫖客有些都是插進去一下子就被舒慧給吸的洩精投降,這樣的年輕貌美的名器滋味讓一些客人念念不忘。

但是身後的男人似乎天賦異稟,隨著他的抽插,舒慧的蜜汁不斷地從白嫩的大腿流落男廁帶著男人們尿騷味的的地板上,蜜汁已經在地上留下了一潭淫穢的小水窪,但是男人的抽插還是沒有要停止的跡象。

“啊……你……你……頂到人家的花心了……啊……用力幹我!求求你……啊……啊……你插得人家好爽……親丈夫求你狠狠地插爆小爛穴……啊……美死小婊子了……”

“喔……你的小穴真緊啊……我的懶趴幹得你爽不爽?”

“啊……爽!爽!大懶趴幹小穴幹得好爽……求求你幹爛我的小肉穴……”

“你是淫蕩的妓女,喜歡男人幹你對不對?”

“對……我是最下賤的妓女……舒慧喜歡被懶趴插……舒慧喜歡親丈夫的大懶趴……啊……”

舒慧用她大學女生年輕清脆的聲音,叫著A片女優為了演戲才會說的淫蕩語句,肥美的屁股不斷地扭動著,發出讓人心動的“啪啪”聲,早就忘了她正在被強暴。

突然男廁的大門“砰”的一聲打開了,幾個男生邊聊著天邊走進廁所,舒慧的心臟好像要跳了出來。因為緊張而突然夾緊的肉穴,帶給了背後正在姦淫自己的男人更大的快感,男人的肉棒好像跟舒慧過不去似的反而更快更強烈的在舒慧柔嫩的花瓣中出入。

“嗯……”舒慧咬著牙拼命的忍住不要出聲。誰能想像隔著一道隔間門板,全校的男生心目中的偶像、清純可愛的大學美少女,全身只穿著一件短裙的校花舒慧正趴在門上翹起屁股,讓強暴她的男人狠狠地品嚐著她甜美肉穴的味道。

“嘿嘿,想不到今天居然有人能把舒慧找出來溫書啊……這小子真是走了狗摺!蓖饷嬲谌瞿虻哪泻冮_始聊起八卦來。

“那可不一定,聽說這個女的是個蕩婦,學校好多人都上過她的說,泡到她難保不會戴綠帽。”

“哈哈哈,蕩婦就蕩婦,拿來當作砲友也不錯啊!”

男孩對她的評論讓舒慧嬌羞不已,可是自己正在讓背後的男人幹得快感不斷卻是事實,雪白的奶子正隨著背後男人的攻擊而“彭彭”的撞著門板,冷冰冰的門板不斷地擠壓著舒慧柔軟沉甸甸的乳房,肉棒不斷地摩擦著自己的陰道內壁,肉穴正在一吸一縮的取悅著強暴自己的男人。

“哈哈,最好是你可以把到她啦,像這種用過的都說好的,你以為你把得到喔?”

外面的這些話讓舒慧更加羞得無地自容,但是自己柔嫩的肉穴因為興奮收縮的反而更快了起來,背後的男人也抽插的越來越快,舒慧忍不住的又“嗯”了一聲,纖腰也再次主動地搖擺了起來。

隨著男人發燙的肉棒開始抽插得越來越快,接客無數的舒慧知道身後的男人就要射精了,但是早就被幹得腿軟的舒慧根本沒力氣推開後面的男人,外面有人又不敢出聲叫男人抽出來。

這時背後的男人突然狠狠地抓住自己的屁股,一挺腰就開始射精起來。舒慧這時腦袋一片空白,男人滾熱的精液燙的舒慧全身酸軟。

“啊……啊……好燙……好燙啊……射到子宮口了……”早就忘掉了外面有人,舒慧忍不住的叫了出來,幸好好像沒被發現。

隨著男人的膣內射精,少女陰精一噴,舒慧的高潮也來了,本來撐在門板上的手沒了力氣,雪白的身體在男人射完精拔出肉棒後,就軟軟的滑落到了冰冷帶著男人們尿騷味的地板上,不斷地喘著氣。

這時男人附在舒慧的耳上小聲說道:“小淫娃,幹你幹得好爽啊,想不到清純校花居然跑到男廁來做公共廁所,真是讓人驚訝啊!你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就讓我射精在你的子宮裡。先說一聲,你的胸罩我就帶回去當紀念了。”

說完男人把肉棒上殘餘的體液抹在舒慧性交後泛著潮紅的臉上。全身無力、兩眼發白倒在地板上的舒慧,這時還沉醉在高潮餘韻中便任由男人戲弄恥笑著。

突然門一開,男人已經把門推開走了出去,讓這時還倒在地上的舒慧嚇了一跳,只聽見他走了出去跟上完廁所正在洗手的那群男生們打了個招呼。

“浩元啊,怎麼上廁所上了這麼久?跑到廁所裡爬球槍喔!”看來幹了自己的陌生男人叫做浩元,舒慧暗暗記下。

“沒有啦,剛才肚子痛,現在上完,全身真舒服啊!”聽者有心的舒慧知道他是在說上了自己。

“好啦,上完就去看書了啦!再不看,小心明天被那個變態教授給21,到時候你哭都哭不出來了。”

舒慧靜靜的在廁所裡等到所有人都離開,把衣服整理好,胸罩被拿走,破掉的內褲也不能再穿了,仔細看的話會發現現在的舒慧是真空的。

把臉上的體液擦乾淨後,舒慧小心翼翼地走出了這間男廁。

“唉……回去要記得去藥房買事後避孕丸……”

舒慧再次走進了讀書室,瞪了一眼浩元他們讀書的那一桌後,強作自在地走到她原本的書桌開始看起書來,卻沒發現體內男人白濁的精液這時正沿著她短裙下白嫩的大腿緩緩流下,襯著薄薄的毛衣裡興奮充血翹立的乳頭,還有性交後散發誘人氣息的臉頰,構成了一幅猥褻淫蕩的畫面,讓整個讀書室裡的男性同胞們包括原本約她出來讀書的男孩看呆了。

第二卷:么妹雁如

“喂~~舒慧姐嗎?是我小如喔,我現在要上飛機了,到機場的時候你要來接我喔~~”

正在跟舒慧通話的是小妹雁如,要上高中的時候被家裡送到加拿大讀書,小時後總是吵吵鬧鬧的姊妹們,意外的因為分隔兩地感情反而好了起來,大概是彼此間沒有了摩擦的機會了吧。雁如今年高中畢業,因為懷念跟家人住在一起的日子,決定回台灣渡過她高中的最後一個聖誕假期。

“你沒有又把護照忘在家裡了吧?不要到時候又被卡在海關登不上飛機。”電話那頭是舒慧姊姊關心的叮嚀。

“好啦,好啦,人家已經不是國中生了,不會再發生上次那樣的事了啦!人家要上飛機了,到了中正機場我再Call你,先掰啦~~”雁如伸著舌頭俏皮地回應著。

大概是家族遺傳吧,十七歲的她也是美人一個。152公分、37公斤的嬌小體型,常讓人誤以為還是個國中生,但她卻又有著不輸給姊姊的D罩杯豐滿胸部,白皙的皮膚加上長得像孫X姿的明星臉,天真活潑的個性,讓學校的高中男生們趨之若鶩。

高中裡雁如的追求者眾多,只是小女生總是把自己的愛情看得珍貴無比,幾年的高中生涯下來,直到畢業她都還沒牽過男孩子的手。但少女懷春,加上常跟舒慧這大方開放的姊姊通電話,有時夜半醒來,雁如會忽然發覺自己幼小身體深處那甜美的刺痛……

可能因為想到是國際航線,雁如今天有特別打扮過,穿上了舒慧姊姊送她的MissSixty牛仔短裙,今年流行的皮革雪靴,上衣是雁如平時不常穿的粉色低胸小可愛,露出她雪白的青春乳溝,只是可能是怕冷加上害羞,可愛的小女生還穿上了一件風衣把自己包起來。

雁如登上這班華信航空返台的班機,走向自己經濟艙後排靠窗口的座位,發出眩人的微笑跟鄰座的老伯伯打了個招呼後,稚氣嬌小的身體努力地試著把行李擺進座位上方的置物櫃,不經意間風衣的縫隙不斷地露出自己白皙誘人的豐滿乳溝,跟短裙遮掩不住的幼細美腿。一切就緒就座後,清純的小女生並不知道,危機正潛伏在她身邊。

已經是空姐們送完餐點,開始將燈熄掉的休息時間。客艙裡一片漆黑,乘客們不是乖乖的打著瞌睡,就是戴著耳機看飛機上播出的好萊塢電影。

“啊……” 這時雁如發現一隻陌生的手正在撫摸著自己傲人的上圍,突然的襲擊讓她發出短暫的嬌呼。從沒遇過這種事的少女驚慌得不知道該怎麼應對。稍一遲疑,大手打開了她的風衣,溫熱的手掌隔著低胸小可愛薄薄的布料,直接地揉捏著從未讓人碰過豐滿柔軟的少女乳房。隨著風衣內的手不安份地玩弄自己沉甸甸的胸部,一陣陣電流讓雁如全身僵硬動彈不得。

“嗯……是色狼嗎……?”幾秒的空白後,雁如終於反應了過來。可是這遲疑的幾秒鐘,已經讓陌生的大手包裹住了自己胸前敏感的禁地,那揉捏給自己帶來一陣陣的麻癢。不知如何是好的少女只好咬著嘴唇,緊緊閉上眼睛,裝成自己正在熟睡。

“哈哈……”陌生的男人低聲地笑著,他從雁如僵硬的身體,跟滑嫩的乳房下急促的心跳,早就知道眼前的獵物清醒著,但是少女稚氣的反應,反而讓他更有征服的快感。

因為逃避現實把眼睛閉上,注意力反而全部放在敏感身體上的雁如,這時感覺到那隻長滿了繭的火熱大手,穿過了小可愛低胸的剪裁,直接把玩著自己赤裸的奶子,粗壯有力的手指已經深深的陷入了柔嫩的乳房,正隨心所欲地享受著少女嬌羞的部位,長繭的手掌或輕或重的擠壓,好像在品味自己年幼巨乳的彈性跟肉感。

雁如不像媽媽、姐姐們一樣,她不喜歡用口紅,而喜歡在嘴唇上擦透明閃亮的唇蜜,調皮貪吃的個性,雁如今天用的透明唇蜜是草莓口味的。陰暗的燈光中那紅潤的閃亮的濕潤的嘴唇,這時正緩緩一張一合著,彷彿在渴望著什麼似的,吐出少女甘美的喘息。

胸前大手的主人,看到如此誘人的一幕,忍不住的就對著雁如吻了下去。

“啊…… 我的初吻……”小女生還來不及多想,男人的舌頭已經粗魯地伸了進來,貪婪地吸吮著草莓口味甜美的津液。未經人事的少女哪裡經得起這樣的刺激,很快地雁如稚氣的小舌已經自動纏繞著陌生人的舌頭。天真固執的她眼睛還是緊緊的閉著,深怕一張開眼,正在玩弄自己的男人就會發現小如並沒有真的睡著。

“唔…… 嗯……嗯……”激烈接吻下雁如的嬌喘,讓前座的歐巴桑似乎發現了後面男女的異常。只是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偷瞄了幾眼就轉頭回去看她的電影了。偷窺的慾望滿足了以後,不免嘀咕幾句,現在的年輕女孩啊,才國中就在飛機上搞這種事,對象居然還是後座那個年紀可以做她爺爺的老兵……

看著鄰座年幼緊閉著雙眼、童顏巨乳的小女生,被自己玩得快要滴出水,老人心裡的得意就不用說了。臉上滿是鬍渣跟香煙味的老兵,繼續在雁如熱情清純的小嘴中出入。沒有喘息的機會,男人的手摸上了少女雪白滑嫩的大腿,粗糙的大手在細緻的皮膚上不斷遊走,不安份地往牛仔短裙下雁如的聖地前進。

“嗯…… 唔……那裡不可以……舒慧姐姐說過,那裡是不可以隨便給男生碰的……”只是小雁如想歸想,她幼小的力氣又怎麼推得開男人鍛鍊過的雙手,被挑起的慾望更是讓她想起舒慧姊姊告訴過她的一些故事。於是就在雁如羞答答的欲拒還迎下,男人的手已經伸入了她的短裙底下,對著未開發過的神秘花圃展開探索。

“呵!已經這麼濕了啊!”老男人嘲笑地在雁如耳邊小聲的說著,當然正在睡覺的小如是不會回答他的,只是本來白皙的臉頰,因為害羞已經變成了熟透的紅蘋果,讓人忍不住的想嚐一口。

靈活的手指持續地在小女生因為潮濕而變得透明的內褲上畫著圓圈,慢慢地濕透了的白色內褲被老人逐漸褪了下來,掛在小腿上。

“啊…… 已經被……”雁如感覺到男人正在玩弄著自己那從沒讓人看過的下體。老人原本隔著內褲的手,這時已經沒有任何阻礙地直接撫摸著小如稀疏的小草間少女禁忌的花園,長著老繭的手正細細地鑑定著這最羞人的地方,指尖溫柔地撥弄著小女生稚嫩的小肉芽,甜美的蜜汁潺潺的流落在乘客座椅上。

在老人那熟練的手法下,雁如開始發出嬌喘,一雙大腿時分時合,還不住地痙攣。老人用兩個指頭在雁如的陰道裡活動著,同時原本揉捏豐滿奶子的另一隻手,也開始挑逗起那聳立的乳尖。

“哈……”忍不住的發出了夢囈般的呻吟,從來沒有過強烈的快感,讓雁如覺得自己的腦漿好像要變成醬糊似的發燙。

“小美眉舒服嗎?”

“嗯……小如好舒服喔……”早就忘了自己是在睡覺的雁如回答著。

“還想要做更舒服的事情嗎?”

“要……小如想要……小如還要更舒服……”

“那就跟伯伯一起去飛機後面的廁所吧!”

早就被玩得全身發燙、神智不清的雁如,迷迷糊糊地站了起來往廁所走去,只是細心一看,就會發現那條濕透了的白色小內褲,正掛在小女生的小腿上拖著機艙地板前進,加上清純稚氣的少女迷惘的神情,和因為興奮而變成玫瑰色的深深乳溝,這無心之間的一幕簡直淫蕩到了極點。

拉著興奮的小女生進到廁所裡以後,老人三兩下的就撕裂了薄薄的小可愛,牛仔短裙也隨隨便便的脫在地上,把雁如嬌豔的臉孔抵在馬桶上,屁股扶起來便開始以背後位狠狠地插入,火熱醜陋的肉棒,就這樣進入了雁如處女神聖的蜜穴中,狠狠地品嚐著小女生緊縮的滋味。

隨著鮮血沿著白嫩的大腿流下,清純小女生守了十七年寶貴的處女,就這樣的給了一個初次見面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好色老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姊妹命呦噙B的關係,艷麗的姐姐舒慧在學校廁所被人強暴過後沒幾天,妹妹雁如也在飛機廁所裡讓人奪走了她的處女。

“啊……痛……求求你停下來……太深了……”

並不理會雁如剛被開苞的痛苦,老人不客氣地繼續享用著處女陰道帶來的強力收縮,巨大的龜頭不斷地摩擦著小女生稚嫩的子宮頸,那衝擊每次都好像是要衝破眼前這洋娃娃稚嫩的子宮。

“嗚嗚嗚……痛啊……小如好痛……”小女生白嫩大腿上的血絲,隨著老人的抽插不斷的增加,只是老人彷彿殺紅了眼,毫不憐香惜玉,飛機廁所狹小的空間讓雁如不能動彈,乖乖的任人宰割。

“嗚嗚……啊……”好像要刺破自己子宮的抽插,“啪啪”不停止的肉體撞擊聲,再這樣下去,雁如懷疑自己會不會就這樣被這個老兵幹死掉。

“啊…… 啊……啊……啊……啊……啊……啊……”被撕裂的痛楚加上強烈的快感讓雁如發出斷氣般的呻吟,臉被抵在濺滿乘客尿液馬桶上的雁如,早已不知道是因為快樂還是痛苦的淚流滿面。那讓人愛不釋手的巨大乳房這時正不斷地撞擊著貼著臉頰冰冷的馬桶座,敏感充血的乳尖因為不斷的摩擦而凸起變硬,彷彿要滴出血來,給雁如帶來絲絲痛癢。

慢慢的,雁如開始主動地搖擺起自己的屁股。也許是家族遺傳,跟舒慧一樣有著異常敏感肉體的雁如,肉穴也跟姊姊一樣特別的充滿彈性,疼痛不再那麼強烈了以後,雁如的肉穴開始主動吸吮起老人的肉棒,強力的收縮帶給老人特別的享受,年幼稚氣的肉穴就像是金魚嘴般的不斷一張一合著。

不知道是不是刺激太強烈,老人開始越插越快,粗重的喘息噴在雁如雪白的脖子上,換來好不容易才有點適應的雁如,一陣陣痛苦的哀哀慘叫。

突然老兵扶在小女生纖腰上的兩手一抓,強壯的臂膀就把雁如柔軟的身體給抱了起來,對著飛機廁所裡的鏡子繼續狠狠地抽插著雁如幼齒的小穴。

“伯伯……你饒了小如吧……小如會被你插死……會壞掉……求求你……不要……小如不要了……小如的肚子好奇怪……這樣會死掉……會死掉……嗚……嗚……啊……啊……不要了啦……伯伯求求你……太大了……小如的小穴會被插壞的……”

不斷地喘息的雁如,恍惚間看到鏡子裡自己原本美麗的臉龐已經滿是眼淚,口水不能克制地流到一跳一跳豐滿早熟的奶子上,而自己雪白的肉體被身後一個黝黑發胖的老人狠狠地玩弄著,粉紅色仍然流著血絲的花瓣,正無恥地一張一合吮吸著男人巨大發燙的肉棒,兩條白色修長的美腿無力地掛在老人滿是青筋的手臂上晃動著。

“啊…………!!!!!!” 突然小女生肉穴一陣強力的痙攣,雁如開始了她十七年來的第一次高潮,而老人的肉棒被處女的陰精一燙,他也忍不住了,用力地抓住雁如,發出了可怕的叫聲後,便把滾燙的精液射入了十七歲處女稚嫩的肉穴內,燒灼著未經人事的子宮頸。隨著第一次的高潮,突如其來的快感讓雁如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等醒來的時候,雁如發現自己倒在廁所馬桶上,小穴仍然隱隱作痛,還流下混著老人精液跟處女血的粉紅色濃稠液體,雪白豐滿的乳房上滿是被大力揉弄過的瘀血指印,頭髮跟羊脂般的身體上沾滿男女性交後散發淫蕩味道的體液,看來老人爽完了就把昏過去的雁如給丟在廁所一走了之。

幸叩氖侵钡阶约盒褋恚歼€沒有被其他人發現的樣子,不幸的是雁如原本衣服,被撕裂的小可愛就不用說了,包括舒慧姐姐送的牛仔短裙跟內衣內褲都不翼而飛,看來都被老人給拿走了,只剩下那件風衣還在身邊。

在廁所草草地把身體清乾淨以後,雁如牢牢扣上那件僅剩的風衣,找了一個沒人的座位等待飛機抵達台灣,顧不得去想自己剛才被一個不知道名字的老兵給開苞跟體內射精,雁如現在正在煩惱著全身只穿著一件風衣的自己要怎麼通過台灣海關的檢查?

第三卷:A片

把好久不見的雁如接回家後,兩姊妹又開始吱吱喳喳的聊起了天來,看到小妹出落得越來越漂亮,胸部更是已經可以跟自己比美了,舒慧不禁替妹妹開心起來,忍不住的笑著說:“小如啊,越來越漂亮嘍,妳這頭小乳牛,在飛機上有沒有男生跟妳搭訕啊?”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想起自己在飛機上被不認識的老人屈辱地強暴,心驚膽跳全裸的過海關檢查,還……雁如的俏臉馬上暈紅了起來,眼淚不爭氣的在美眸裡打轉。

舒慧看在眼底,以為妹妹在異鄉遇到了什麼感情挫折,自己不小心提起這些害她心情不好。想起小妹一向怕癢,就準備往雁如腋下搔癢起來,逗逗小妹希望能讓她開心一點。結果舒慧手一偏卻落在雁如柔軟豐滿的乳房上,原本想搔癢的手指這時卻變成一抓一放的品嚐著年幼妹妹稚氣的巨乳。

“啊…… 那裡……不要……啊……”雖然剛被老兵開苞,奶子被人玩得不亦樂乎,但小女生的胸口還是雁如的禁地,突然被舒慧突襲,小女生忍不住的就叫出聲來。滿臉通紅的雁如雙手不甘示弱的也往舒慧姐姐的乳房摸去,報復性地要讓姐姐也發出跟自己一樣丟臉的聲音,小手往舒慧沉甸甸的酥胸上伸去,像搓揉發酵麵團一樣玩弄著姐姐同樣碩大的胸部。

“嗯……” 胸部是敏感帶的舒慧,受到這突然的刺激,也忍不住的發出了短暫的呻吟。就這樣好強的姊妹們一來一往地刺激遊戲,很快身體敏感的兩姊妹已經滿臉潮紅了起來。沒經驗的雁如在姊姊的挑逗下,不斷發出像受傷小動物的急促叫聲,而雁如稚氣的小手仍然逞強地繼續愛撫著姐姐柔軟的奶子不肯放手。

“嗚嗚……”也許女人本來就比較了解彼此的弱點,又或許是姊妹的血緣關係,讓雁如很清楚要怎麼挑逗舒慧姐姐,從那幼小的手掌傳來的溫熱,讓舒慧不自禁想起跟舍監同居時的荒唐往事。

看著可愛妹妹濕潤的雙唇,跟微微張開的小嘴內不斷吐露的丁香,舒慧忍不住地朝自己妹妹吻了下去,經驗豐富的舒慧溫柔地引導著雁如妹妹笨拙的小舌,很快的姊姊跟妹妹已經身體發熱地互相交換著甘甜的津液。

“嗯……哼……嗯嗯……嗯……”隨著姊妹間的熱吻,房間裡慢慢地開始春意盎然起來。

早就被情慾沖昏了頭的舒慧,看著年幼的雁如興奮地扭動著嬌小的身體,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動人嬌喘,忍不住又愛又憐地繼續愛撫著雁如早熟的美乳。舒慧探進妹妹可愛家居服的雪白手指,不斷地擠壓著妹妹滑嫩的奶子,小女孩粉紅色的乳尖因為這樣的玩弄而充血,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搓弄小妹青澀的乳頭。

“啊……舒慧姐姐……小如身體好熱喔……”前幾天才剛被人開苞的雁如,怎麼敵得過下海賣淫、被無數男人玩弄過的舒慧,很快地就全身發軟的攤在沙發上任人魚肉。看著眼前渾身發燙的小女孩,舒慧決定了要讓她享受一下那禁忌的快樂。

舒慧把雁如短短的睡裙捲起到腰部,露出妹妹白皙的屁股。可能是在國外呆久了被外國女孩影響,為了貪圖方便涼快,雁如這次回台灣平時並沒有穿上內衣褲。這下裙子一掀,小女生的稚嫩花園已經羞答答的暴露了出來,燈光反射下,蜜汁正潺潺地從濕潤的花瓣中流出。

“呼……淫蕩妹妹……在家都不穿內褲……呵……看看妳下面的妹妹已經濕成這樣……還把沙發弄髒……真不乖……”舒慧在雁如發燙的耳邊,吹氣挑逗著因為害羞小臉正脹的通紅的小女孩。

“人家才沒有……啊……人家……人家不是故意的……等一下小如會把沙發清乾淨……小如會乖乖的……”

舒慧姐姐靈活的手指開始撥弄妹妹青澀的花園,細長的手指模仿著舍監在自己身上使用過的技巧,原封不動地用在小女生稀疏的花圃間,手指揉捏拉扯著小妹年幼的蜜唇,而中指在小肉穴的出口處,讓人臉紅的抽插起來,捲曲的手指輕輕地刮弄小女生稚嫩的陰道壁,發出“咕啾、咕啾”的淫蕩聲音。

“哈……小如妳的小穴在咬我的手指頭耶……真好玩……而且毛這麼少……原來雁如還是小孩子啊……”

“小如……小如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小如已經跟男人做過了喔……”因為娃娃臉,最怕別人說她是小孩的雁如翹起可愛的小鼻子回應著姐姐,雖然她其實是糊裡糊塗的在飛機廁所裡,被不知道名字的老男人羞辱的奪去少女寶貴的第一次。

“呵……是嗎……那這樣呢?”舒慧把頭移動到妹妹因為興奮而挺起變成深紅色的肉芽上,吐出芳香的小舌舔了起來,舌頭在妹妹的陰蒂上畫起了阿拉伯數字,味蕾像砂紙一樣摩擦少女最敏感的地方,要釋放端莊小女生身體深處生殖的慾望。

“啊……小如……小如的小穴穴要融化了……舒慧姐姐好厲害……小如好喜歡舒慧姊姊……”從來沒有過的快感讓雁如年幼的身體抽搐起來,纖腰配合舒慧舌頭的攻勢不斷扭動著,女孩子的矜持早就被拋在腦後,貪心的身體這時只渴望能得到更多的快感。

“哈……小……小如……別只顧自己……姊姊也要……”看著雁如在自己熟練的攻勢下流著口水發狂的搖擺著雪白肥美的小屁股,慾火焚身的舒慧把衣服脫下,緊緊的抱住跟自己一樣有著敏感身體的妹妹,兩對雪白豐滿的奶子赤裸裸地摩擦起來。

兩姊妹瘋狂地撞擊著彼此豐滿的乳房,快感不斷從充血的乳尖傳來,原本是讓男人們愛不釋手的巨大胸部,這時正不知廉恥地互相擠壓著。應該用來取悅男人的花瓣,這時正違背倫常地磨著豆腐,不知羞恥地刺激自己神聖的小肉芽,隨著強烈的快感,少女們花瓣間流下淫靡的花蜜沾濕了身下擺在客廳的皮沙發……

“哈……小如好可愛喔……啊……嗯……小穴好燙……舒慧最喜歡可愛的小如了……啊……”大腿正不由自主地痙攣著的舒慧嬌喘著。

“舒慧姐姐……啊……小如好舒服喔……啊……不要停……”全身赤裸的兩姊妹,美妙的肉體緊緊纏繞在彼此身上,早就忘了姊妹血緣的禁忌,舒慧和雁如就在客廳裡肆無忌憚地享受性愛所能帶來的快樂。

“啊……小如要尿尿……啊……出來了……”雁如雪白的幼小腳指突然弓了起來,隨著小女生的慘叫,一股金黃色的液體從清純少女的胯下流出,跟舒慧姐姐間大人的禁忌遊戲居然讓雁如小美眉失禁了。

“呵……小如妳尿床了喔……姐姐還沒爽到耶……”正在喘息的舒慧用清脆的聲音在妹妹的耳邊悄悄說著。

“嗯……舒慧姐姐……小如不乖……請姐姐處罰小母狗吧……小母狗會乖乖的……”說完,已經神智不清的雁如伸出柔嫩的小舌頭美味的一口一口把尿液舔乾淨,大口吞下自己骯髒的排泄物。

“哈……雁如說自己是小母狗喔……那就讓姐姐就好好照顧小母狗吧……”

兩姊妹的禁忌遊戲突然的被外面一聲“掛號信~~”給打斷了。慾求不滿的舒慧,撇下雁如正攤在沙發上喘氣、浸泡在自己骯髒排泄物裡的年幼雪白肉體,整理一下激情過後的儀容,美麗的女大學生拿了印章走到樓下跟郵差伯伯拿信。

“到底會是誰呢?這年頭怎麼還會有人用筆寫信?”從郵差手裡接過信的舒慧,緩緩地撕開信封。

讓人震驚的是,這封信居然是曾姦淫過自己、還讓自己去賣淫的舍監從監獄裡寫來的。信的內容不外忽是舍監在監獄內過得很不好,在台灣又沒有家人能給自己幫助,希望乾女兒舒慧能來監獄探望自己云云。正在讀信的舒慧沒有發現郵差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性交過後的淫蕩容顏發呆。

讀完信以後舒慧心情複雜起來,一方面雖然是被強迫的,但舍監畢竟是自己的幹爹,在台灣又沒有其他親人,道義上不去看他不行;另一方面他把舒慧當成性奴隸,把自己好朋友秋如的肚子搞大,害她大學休學,聽說是回家修養生小孩去了。除此之外,舒慧還被逼接客,有時看心情舍監還允許客人不戴套子,在自己體內射精……

雖然舒慧現在反而有點懷念當時那種淫亂的生活……天人交戰了好一會,舒慧想到自己不知道還有沒有什麼把柄在舍監手上,萬一不去激怒了他的話……幾個月前被人玩得虛脫的一幕幕,讓舒慧忍不住地打了一個冷顫。轉念一想,反正他現在人在監獄裡也不能對自己怎樣,舒慧決定答應舍監要求,去探望久違了的幹爹。

舒慧卻不知道,早已山窮水盡的舍監,為了換取微薄的利益,早就已經把舒慧賣淫拍攝的小電影給公佈了開來……

讓我們把畫面切換到強暴雁如的老兵身上。

從加拿大兒子的家回到台灣已經六天了,想到冷得要命的加拿大,老兵不禁佩服起自己居然能在那住上半年。

跟以前部隊裡的那些兄弟們吃吃喝喝過了沒幾天,在台灣獨居的老兵就開始無聊起來。回想起自己這次在飛機上開苞了一個幼齒處女,老兵就忍不住得意起來:“吃幼齒補身體,哈哈哈!邭庹媸遣诲e啊!話說回來,這次的幼齒還真不賴,嘖嘖!人乖巧,胸部又大又軟,這年頭居然還是個處女,趁她被幹昏時我順手把衣服給拿走,還拍了幾張照片留念,只是後來她不知躲哪去了,不然……”想到行李箱裡DC的淫穢照片跟少女貼身衣物,老兵的色心忍不住又開始蠢蠢欲動。

打開家裡新買的電腦,老兵熟練地瀏覽起色情網站來,這次去加拿大看孫子時,老人跟孫子們把怎麼上網給學了起來,正準備像以往一樣找A圖存起來時,一部名叫《本土大學女生賣淫--膣內射精》的影片吸引了他的目光,雖然明知這種帖子多半是拿阿本仔AV來騙人的,邭獠缓眠€會是鬼片,但是反正閒著也是閒著,老兵還是下載了這部電影。

檔案開啟後,意外地畫面中是一個素雅小房間,房間的電腦桌上擺滿了攤開的書本跟Kitty貓的飾品,角落還有一個小熏香爐。老人可以想像著房間的年輕女主人,綁起馬尾坐在電腦桌前,邊查資料邊敲著鍵盤趕報告的情景,這明明就是鄰家女孩類型的學生妹讀書的房間。仔細一看,電腦旁還擺著一罐喝了一半的美研茶,讓人確定這真的台灣女大學生的房間。

突然畫面一轉!!

老兵目瞪口呆地看著電影的女主角,那羊脂般的肌膚、豐滿肥美但又穠纖合度的身材、修長的腿、美艷的臉、手上的銀飾、脖子上的項鍊、腳踝邊的腳鍊,把全身赤裸的少女襯托得更加皙白、更加淫靡。驚訝之餘老人“咕嘟”的吞了一口口水,想著將要發生在這美艷女大學生身上的事,不知不覺間雞巴已經硬挺了起來。

接下來的畫面中少女頭墊著布丁狗玩偶趴在床上,雪白的肉體像母狗一樣,被中年男人從背後狠狠地插入,男人發胖的身體撞擊著大學女生肥美而青春洋溢的臀肉,不斷地發出“啪啪”的淫蕩聲音。而男人胯下漆黑的巨獸正一下下地咬舐少女柔嫩的子宮頸,反覆的出入帶出一股股甜美的花蜜,難堪地沾濕了女主人粉紅色的可愛床單。

“啊啊啊……”才被背後的中年男人插沒幾下,少女嘴裡已經不乾不淨的發出不要臉的嬌喘。忽然中年男人把少女整個抱起來,讓她雙腿打開坐起身來緩緩插著,舌頭舔著耳垂,雙手也從背後環住女孩那碩大的酥胸,用力地搓揉。

“呀……呀……受、受……受不了了……乾爹……救我……課課長……饒了我吧……不要弄了……舒慧快死了……”敏感的少女忍受不了男人熟練的技巧,發出陣陣美妙的哀嚎。

“小淫娃,叔叔插得妳爽不爽呀?”

“嗯……爽……爽……好爽……弄死我吧……請插爛小母狗的爛穴……求求你……”剛剛才求饒沒幾聲,少女又興奮了起來。

“小美眉哪裡爽呀?”

“我、我……我小浪穴被叔叔的大雞巴插得……插得好爽呀!不行了……啊……”早就被幹得昏頭了的女主角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接著是一個臉部特寫,女孩那嬌豔的臉龐,泛著因為被男人侵犯而興奮的潮紅,邊流著口水邊嬌滴滴的重複說著:“叔叔……叔叔……的大雞巴幹得妹妹小穴好爽呀……”

“還需要什麼嗎?”男人問著。

“不要……不要……受不了了……插死我好了……受不了了,我要死了……呀呀……老公老……老公……老公……饒了我……求你快點……快點把你的精液射進小母狗舒慧的穴穴裡……熱熱的……精液……人家好想要……快把人家肚子搞大……”少女大聲的哀求著,一點都不在乎自己是在賣淫,而正在幹著自己的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中年男人。

男人持續地插弄著這個淫蕩美少女,女孩不斷地發出羞人的浪叫,飛瀑般的長髮因為底下肉穴裡男人的抽插而不斷擺動著,柔弱無骨的雪白身軀被男人用羞人的小便姿勢抱著,少女最神聖的花瓣正無恥地對著鏡頭,一張一合地主動吸吮著中年男人侵犯自己的肉棒。

受不了大學女生的名器陣陣蠕動吸吮著自己懶趴,中年男人眉頭一皺,就把骯髒腥臭的精液射入了少女年輕清純的子宮內,“啊……好熱……舒慧肚子裡好熱……”隨著身體一陣抽搐,女孩的肉穴緊緊地吮咬著男人的肉棒,壓榨男人正在射精的生殖器,生怕浪費了任何一丁點。

隨著影片接近尾聲,老兵清楚地看到鏡頭特寫中,粉紅色花瓣流下客人射入子宮內濃稠的白色漿液……

下載電影網頁的頁尾,老兵看到了廣告:“更多清純大學女生的影片廉價出售,歡迎同好交換交流,若需女學生伴遊,請以電郵通知本人……”

把飛機廁所裡,雁如小女生被玩弄、私處帶著血絲流下精液的照片用電郵寄出後,被影片搞得精蟲上腦的老男人,已經忍不住拿起行李箱中雁如留下的白色小內褲,包住自己快要爆炸的肉棒,打起手槍來……

第四卷:探監

“嗯嗯……舒慧姐姐,這個好好吃喔……嗯嗯……”雁如嘴巴開開一邊跟姊姊報告,一邊跟面前外帶的蚵仔煎辛苦的戰鬥著,還不忘大口大口灌下超大杯的珍珠奶茶。

杯盤狼藉的桌上擺滿了空盤空碗,上面印著XX張滷肉飯,XX鴨肉,X大大雞排,XX芋圓,XX生煎包……等等的字樣,族繁不及備載。看著大嚼大嚥俏臉上還掛著一顆飯粒的小女生,不難讓人猜出這些東西都是被誰給幹掉了。

“小如……這樣吃會胖耶,小心妳到時候沒人要。”看著一點淑女風範都沒有的妹妹,舒慧又好氣又好笑的說著。

“人家好久沒吃到這些台灣小吃了嗎,在加拿大讀書都吃不到這些東西,好不容易回來玩,當然要好好享受啊~~”不理會姊姊的勸告,雁如埋頭繼續著艱苦地大吃大喝作戰。當然天生麗質的小女生是完全不用擔心變胖的問題的。

“妳啊……妳啊,吃這麼多,我看營養全部都跑到妳的胸部去了……”搖搖頭,舒慧撇下小妹,自己去忙自己的了。

接到舍監獄中的來信已經過了十幾天,今天就是約定好的探監日期,想到要跟逼迫自己下海賣淫的幹爹見面,舒慧忍不住開始心煩意亂起來。

“雖然他現在人在監獄,可是自己還有許多把柄握在他手上,而且自己身體的每一寸地方都被這個老男人玩弄過了,小穴裡還曾被舍監射入骯髒的精液,現在去見他有多尷尬啊……”想到這些,舒慧忍不住皺起了美麗的眉頭。看著客廳裡吃完東西、心滿意足躺在沙發上休息的妹妹雁如,一個點子突然浮現出來。

“欸,小如啊,姊姊等下要去監獄看一個朋友,妳陪姊姊去好不好?”

“嗝~~好啊舒慧姊姊~~妳現在就要出發了嗎?小如先去換個衣服喔!”天真的小女生雖然對在讀大學的姊姊有個正在坐牢的朋友感到不解,可是沒有想太多的就答應下來。

面對著滿滿的衣櫥,舒慧下意識地抽出一件粉紅色露肩小洋裝穿上,超低胸的領口裸露出少女柔軟雪白的胸脯,緊身的剪裁大方地秀出舒慧前凸後翹的好身材,連身洋裝膝上十五公分短短的荷葉裙襬下是一大截引人遐想的雪白大腿,配上黑色長統馬靴。這套洋裝平常年輕的女大學生外出時,在底下會墊著小可愛跟牛仔褲防止走光,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舒慧中邪似的,自然而然就做了這樣的性感打扮。

相比起姊姊艷麗的穿著,雁如今天清純的綁著馬尾,穿上A字牛仔裙,純白色Puma連帽外套,配上Converse布鞋,原本就因為嬌小而顯的稚氣的雁如,簡簡單單的打扮,更加散發出乖巧鄰家小女孩的可愛氣息。

好不容易準備好後,姊妹倆一同出了門。舒慧暴露的穿著一路上引來路人的注目,女人們用又羨又妒的眼光看著這對姊妹,男人們盯著少女扭擺的臀部,露出饞涎的表情。一路上當然少不了狂蜂浪蝶的搭訕,還被人錯以為舒慧是出來拉客的妓女,直到她們進入了目的地--舍監所在的監獄,進入會客室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鐵製的大桌子跟幾張破舊的木椅。

“小姐們請坐,桌上這是緊急按鈕,只要妳探視的犯人有不正常的舉動時,按下這個按鈕我們就會進來;另一方面,我們會從天花板的閉路電視監視你們的行為,記住會客時間是二十分鐘。”監獄的獄警一邊偷偷瞄著眼前舒慧裸露出的雪白乳房,一邊解釋著會客室裡的安全系統。說完這些獄警依依不捨的關上門,把舒慧跟雁如留下,走出了小房間。

“滋……” 會客室的門再次打開,走進來坐在舒慧對面的是久違了的舍監,憔悴的神情顯示出他在監獄真的過得很不好。犯人們對強姦犯的懲罰殘酷地施加在舍監身上:牙刷刷龜頭,被逼著替其他男犯人口交,甚至後面的菊花還被性飢渴的老大們開苞了。但是乾女兒舒慧性感的打扮,讓猥瑣男人眼睛一亮,發覺自己進來後少女害怕低垂下了頭,加上舒慧身邊年幼稚氣的雁如,舍監的嘴角發出了讓人不易察覺的微笑。

“乾女兒啊,這麼有心來看乾爹,妳身邊這個漂亮的小妹妹是誰啊?”

“她是我的小妹雁如,今年十七歲,還在讀高中,剛從國外回來台灣玩……啊!!!”舒慧話才說到一半,突然發出奇怪的聲音,原來桌子底下舍監伸出腳在舒慧超短荷葉裙下的大腿上磨擦著。

“這樣啊,舒慧妳妹妹在台灣住得還習慣嗎?”舍監長毛的腳繼續享受著女大學生滑嫩的美腿,在光滑雪白的大腿內側噁心地遊移著。

“習……習慣……”舒慧想到身邊的妹妹,只好忍耐舍監的挑逗,咬著牙盡量不發出聲來。

“這樣啊,難得家人團聚要好好的把握喔,不要像我一樣到老還是孤單一個人,要不是乾女兒妳啊……”

“舒慧……舒慧會……好……好把握……”隨著舍監意味深長的語氣,舒慧明白他是在暗示自己跟他同居時的荒唐往事,艷麗的臉頰暈紅了起來。“啊……舍監的腳好熱……腳毛擦得舒慧大腿好癢……嗯……唔……”美麗女大學生邊想邊忍耐著。

“最近還有跟秋如聯絡嗎?幹爹好久沒有她的消息了。”不滿足於只是大腿的摩擦,舍監把腳往舒慧丁字褲包裹住的神秘花園前進。

“秋……秋如……她休學了……聽說……啊……嗚……”男人桌子底下的髒腳正不安份地往自己羞人的私處一步步邁進,舒慧忍不住的發出一陣哀鳴。

“聽說怎樣?年輕人說話不要吊老人家的胃口嘛!”舍監若無其事的說。

“聽…… 聽說……秋如她……啊……那裡不……不要停……呀……”舍監發臭的腳趾隔著丁字褲碰觸自己敏感的小肉芽,帶來觸電般的刺激,讓舒慧羞恥地叫出聲來,面對男人骯髒的腳趾帶來的強烈快感,大學女生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因為興奮而顫抖的美腿主動微微打開,像在歡迎著男人的不潔的腳對自己下體的踐踏,過沒兩下,舒慧的花蕊已經濕答答的分泌出淫靡的花蜜來。

想起獄警說的警急按鈕,舒慧把手放在紅色的按鈕上,細長的手指因為下體的麻癢而抽搐著。舒慧的舉動讓舍監不安地看著眼前的獵物,生怕她真的按了下去。

“嗯……下面好熱……啊……好特別……男人的腳……這麼舒服……等一下子再按這個按鈕好了……只要再一下下就好……”沉迷在肉體的快感中的舒慧在心中這麼的說服著自己,手又慢慢的縮了回去。

“乖女兒,怎麼說話一直發抖,臉還那麼紅,妳生病了嗎?天氣冷出門要加件外套,不要穿這麼涼快。”看到舒慧居然膽敢抵抗自己,舍監報復的說著。

聽到舍監的這句話,還有旁邊身體不斷發抖的舒慧姊姊,雁如好奇地轉過了頭。她很快的就發現桌子底下,男人骯髒的腳正踐踏著舒慧姊姊荷葉短裙下甜美的花園。 “怎……怎麼會這樣……舒慧姊姊……我不相信。”雁如抽了一口氣,吃驚的閉上眼睛,用雙手壓著自己因為害羞而發燙的小臉。

“哈啊……乾爹……不要……舒慧求求你……不……不要在妹妹的前面……啊……”毫不理會舒慧的哀求,男人骯髒發臭的腳趾從濕透了的丁字褲的邊緣探入,踏上少女神聖的花園。

“嗚……”自己少女的禁地居然被一個中年男人的香港腳碰觸,而且還被自己年幼的小妹雁如親眼看見,這瘋狂的淫亂行為,讓舒慧深深陷入被凌虐的刺激中。

“女兒不要害羞嘛,機會難得,反正都是一家人,而且妳的小穴這麼濕,明明想要就不要裝純潔了。”舍監旁若無人的大聲說著,毫不理會旁邊雁如睜大了眼,臉紅地看著自己的舒慧姊姊被男人屈辱的玩弄。

“嗯……小……小如……把頭轉過去……不……不要看……姊姊求……求求妳……喔……”男人的腳趾,赤裸裸地直接踩在舒慧的花瓣上,撥動年輕敏感的唇肉,不爭氣的身體為了追求更大的快感,已經自動搖擺起來,熱騰騰的陰戶主動湊上那骯髒發臭的腳趾,花蜜滴滴答答的滴下。

因為掙扎而慢慢捲起的短裙露出了少女肥美雪白的屁股,陳舊的木椅上肥美的雪白臀部發狂地扭動著,木椅不停發出“嚒瓏\……”快要散開的聲音來。

“求求你……爹……不要……求求你……饒了舒慧吧……”美艷女大學生,楚楚可憐的呻吟著,“啊啊……誰來救救我啊……”流著口水,舒慧忘了是自己放棄了用緊急按鈕的機會。

突然“噗滋”一聲,舍監的腳趾插入了顫抖的小穴。“哈……”舒慧張大了眼,口水從張開的嘴巴中流到連身洋裝上,時間彷彿停止下來。

“已經……被插入了……”中年強暴犯骯髒發臭的腳趾,那滿是污垢長長的腳趾甲,就這樣的整根沒入了年輕貌美,在學校裡被男學生們當作公主對待的大學校花神聖的肉穴中。沒有白馬王子,沒有年輕英俊開著跑車的小開,沒有情人的溫柔耳語,有的只是自己小穴中那根腥臭的腳趾……

“……”

“呵呵,我的女兒舒慧果然很欠幹,怎麼樣,乾爹的腳趾很棒吧?很爽對不對?”舍監滿意地抽插著自己沒入大學校花粉紅色肉穴內的髒腳,年輕的名器自動吞吐著強暴犯的腳趾,柔軟鮮嫩的肉璧緊緊的纏繞無禮的入侵者,滿是污垢的腳趾甲用力地在肉穴中留下一道道刮痕,瘋狂的蹂躪少女最敏感的花蕊,血絲一縷縷的從舒慧下體流下。

“被舍監的……腳趾幹進來了……”

“咕啾……咕啾……”少女的花瓣中男人抽進抽出的腳趾發出了淫蕩的聲音來,在安靜無聲的會客室中傳了開來。

“哈啊……哈啊……小如的穴穴好熱……”雁如看著自己的姊姊舒慧用下體去取悅面前中年強暴犯的腳趾,淫亂的畫面讓雁如渾身發燙起來,當著姊姊跟不認識的中年男人面前,幼小的手指搓揉起自己的A字裙底下的小肉芽來。

“呼呼……舒慧姊姊的舒服……小如也想要……”自己的手指並能不滿足小女生高漲的慾望,雁如還想要更多的刺激,可是舍監早就殺紅了眼,沒時間來管眼前浪得出水的這塊小美肉。

雁如從木椅上站起,靠著冰冷的鐵桌,發燙的肉穴對著尖銳的桌腳便開始摩擦起來。“啊啊……好冰……嗚……”雁如讓人血脈賁張地淫叫著,前幾天才被開苞的小穴已經無恥地流出花蜜,沾滿了會客室鐵桌的桌角,早熟的巨大乳房激動地搖擺著。

“啊…… 啊……會死啊……會死……嗚……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雁如用稚嫩的聲音發出一陣哀嚎。冰冷的桌角給帶給小女孩前所未有的刺激高潮,而這並不是年幼的小身體可以承受的,兩眼一翻,雁如又再次失禁了……金黃色的尿液沾濕了少女清純的A字裙,排泄物發出令人難堪的氣味來。

年幼稚氣的嬌小身體因為強烈的刺激而弓了起來,雪白幼嫩的大腿不住地痙攣著,讓雁如幾乎就要跌坐在地板上。最後小女生全身無力地趴在桌子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令人羞恥的尿液滴滴答答的從桌子上流下……靜悄悄的房間內只剩下獸性的喘息,天花板的監視器忠於職守地把這淫穢到極點的一幕給攝錄了下來